int(9263) 死亡开端 [1]第一章: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全本书屋官网
[1]第一章:

[1]第一章:

裴骄很郁闷,任何人若是经历了他所经历的事情,那么这个人都会觉得郁闷……

他死了,死在一场车祸中。

是的,裴骄在一个夜雨天驾车驶回家,因为雨大打滑,外加又是昏暗的朦胧大雨天,即便街边有霓虹灯招牌,在这样朦胧的大雨里,视线依然只能看出十米开外,于是在一个转角处,他与转角驶来的另一辆车猛的撞在了一起,不单如此,没戴安全带的他更是被直接抛出了车窗外,硬生生镶嵌入了街边的高压变电箱中,整个人哼都没哼一声就被烧成了焦碳,这一下真是神仙都救他不活。

“妈的,这是什么车啊,安全气囊呢?若是我还活着,去告这厂家,一定要告到对方破产为止!”

裴骄悬浮在半空中约莫十米左右的地方,他看着下面闹哄哄的场面,整个人依然是歇嘶底的不停大叫大闹,从他被抛出车外,镶嵌到高压变电箱中时,在那一瞬间的拉扯感中,他整个人就已经站在了身体外,一丝痛觉都没有的看着自己肉体被烧成焦碳,是的,他现在非常确定这个世界是有所谓灵魂的,而现在就是以灵魂的状态看着这个世界。

从车祸发生起,一直到警察与救护车来到时,期间只花了十多分钟时间而已,依照这个城市的交通与现在的时间天气等等来看,这些警察和医生倒也算是敬职,但是无论他们多么敬职,裴骄却已是死定了,他也只能非常郁闷的看着下方一切,从围观群众不停打着电话,到警察们到来救出了另一辆车里的人,还有呼啸的救护车将这一男一女送去了医院,期间竟然没有一人去关注他的肉体……虽然那已经变成一团还在冒着火花的焦碳,但是好歹他还是苦主啊,这个世道还有天理吗?还有王法吗?

“喂,同志,你们好歹也把我的身体从那高压变电箱里给弄出来?再这样烧下去,估计那些给尸体整容丧事一条龙也不用做了,直接搓一搓就可以当骨灰了……喂!”裴骄实在是看不下去,他从半空中飘了下来,直接飘到了一个看起来是队长的警察身边,同时也大声的咆哮着道。

但是非常可惜,无论他喊的声音有多么大,这个警察根本就听不到他的声音,只是在那里皱着眉头沉思着什么,直到另一个警察来到他身边道:“王队,刚才那一男一女的身份已经确定,他们的身份证都在各自的钱包中,男的名叫李明维,女的名叫玲娇……那个女的是副市长的女儿,刚才通过她的手机已经确定了身份,副市长说马上赶来,还说……”

名为王队的警察约莫三十来岁,他皱着眉道:“说了什么?你倒是说话啊。”

警察看了看周围,然后凑到王队耳边道:“副市长说,把交通摄像头里的内容暂时封存,等他来了再说……”

王队的眉头跳了一下,他也低下声来对这名警察说道:“马上和局长联络,让他把交通摄像头的内容封存,然后……”

裴骄听到这里时,心里已经是片冰凉,这里是十字路口的转角处,交通局肯定在这里安置了交通摄像头,专门拍摄那些违规车辆,刚才他驾驶的车与这辆车相撞时,交通摄像头肯定是拍摄了全景,按照道理来说,这样的雨夜天,能见度又那么低,双方相撞后肯定是都有责任,但是现在他是当场死亡,而且还可以说是尸骨无存,那么另一方肯定是要担下大部分责任,却也没什么大不了,最多赔偿一笔钱财罢了,但是对方的身份居然是副市长的女儿,而且看这样子对方肯定是要动用一些潜规则……换句话说,他的家人几乎是得不到什么赔偿了,甚至还可能倒打一杷,把责任全部推到他这个死者身上……

裴骄的家境并不很好,只可以说是中下层家庭,他的父母都是工薪阶层,在国家进行经济改革之后,他的父母都已经从国营企业中下岗,不过还好他的父母都有真凭实才,所以勉强还可以找到两个工作来养家糊口,而他一家子除了他以外,还有一个小他五岁的妹妹,可以说,这个家庭不过是刚刚拉扯得走罢了。

正因为家庭境况其实并不怎么好,所以裴骄从小就特别努力读书,直到上一年从大学毕业,凭借其过硬的英文口语和知识,外加文凭好歹算是重点大学毕业,他顺利进入到了一家外资企业当了一个下层白领,而在这一年的拼搏奋斗中,他也顺利从下层白领被升职为下层主管,短短一年时间就被升职,除了他的拼搏勤奋以外,更有他头脑灵活的原因,而他的前途也被这个外资企业里所看好,企业也打算重点培养他,将他的名字归入到了下一年度培养名单里。

正因为如此,裴骄也偶尔可以使用一下公司的车辆,比如今天这场大雨,由于他在公司加班到夜晚的缘故,所以他也可以驾驶这辆车回家,而这辆车其实是公司的……若是他的死无法得到对方的赔偿,那么他的家庭将会负担上这辆车的修理费用,甚至还可能有接下来的官司等等,这让他的家庭根本就无法负担,特别是少了他的薪水供奉,那么还在读书的妹妹……

想到这些,裴骄只觉得万念俱灰,再一想到自己的父母和妹妹,还有一个大学时就相恋,此刻在另一座城市里为白领的女朋友,他的心中真是痛到极点,正所谓恶从胆边生,当他心里痛苦到极点时,看向眼前还在商量如何处理这场车祸的两个警察,他真是恨不得立刻杀掉他们才好。

“去你妈的!”裴骄心里痛苦,愤怒,懊恼,种种情绪真是无法发泄,他终于忍不住一拳狠狠打向了那个王队,但是让人更加郁闷的是,身为幽灵的他只能从眼前人身体中穿了过去,根本是连一丁点触碰都没有,这种无力与痛苦让裴骄更是绝望了,让他狠狠的仰天狂叫起来。。

“噼啪!”

一道电光啪的一声跳闪在王队与那名警察旁,把两人吓得几乎都跳了起来,但是这道电光只是轻响了声,接着就立刻消失不见,看起来倒有些像是电流短路时产生的短暂火花一般,两人对望了一眼,同时离那高压变电器更远了几步。

“小李啊,赶快把那尸体给弄出来,若是弄得变电器爆炸了可不是好玩的……”王队看了烧成焦碳的尸体几眼,他转头就对身边的警察说了几句,然后摇摇头就向警车走去。

之前那道电光爆发时,裴骄却因为情绪激动而并没有发现,直到王队已经走开时,他这才慢慢从那种绝望悲痛中稍稍缓过神来,事到如今,他却已经成了灵魂,肉体也被烧成了焦碳,阴阳相隔,诸事都再也无法改变,任凭他心里有多么悲愤绝望都已成定局,裴骄也只能黯然无奈的接受了这一切,只是心里却更是沉甸甸起来,只觉得无比的对不起生自己养自己的父母,却是害得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

“再回去看他们一眼,趁黑白无常还没有出现,再去看一看父母和妹妹一眼……只可惜雪娜在南京,可能却是没机会再见到她了……”裴骄黯然一叹,再也不去看那些警察们什么,只是起身飘浮着向自己熟悉的街道飞去,在那边有着他的家,他的父母,他的妹妹……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看到他们了。

一路飞来,裴骄也渐渐冷静了下来,他现在的情况听起来确实有些匪夷所思,没想到人死之后居然还真的有灵魂,也有意识和思想,并不是茫茫然那种僵尸形态,除了没有肉体以外,和正常人根本没什么不同,换句话说,可能传说中很多神话故事也都是真的了?比如地府什么的,也可能有所谓的黑白无常,甚至连那些神仙之类可能也真的存在……

想到这里,裴骄的心又慢慢火热了起来,他可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人,从小到大因为家里穷,他发奋读书,也没有羡慕嫉妒过别人有钱,也没有让父母给他买什么昂贵的东西,可以这样说,他从小就是一个坚韧坚强的人,心里更是有一股不服输的霸蛮气势,只要有一线希望,那么他都愿意去做百般尝试。

既然灵魂是真的,那么地府估计也应该有,先不管是否真有神仙一类,但是灵魂既然有,从古至今那么多人死掉,那他们的灵魂又在那里呢?估计灵魂也是有寿命的,一旦灵魂的寿命耗尽,那么就可能真的是连神识和意思也都消逝,可是在灵魂还存活时,这无数人死后的灵魂总不可能白白消失了?他们估计也会定居在一起,也会组成类似于阳世的世界,如果他能够先一步进入这个灵魂世界去打拼,好好拼一份家业出来,当他父母死后,他就可以让他们一死掉就享清福,这样却也不算不孝了。

想到这里,裴骄心中更加火热起来,他打定主意立刻回家去看一趟父母妹妹,然后就去灵魂的世界好好打拼奋斗,即便灵魂的世界可能学识和世界观都有不同,即便他所学的知识可能用不上了,但是以他的努力勤奋而言,总有出人头地的一天,这些他却是丝毫不去担心,如此一来……

直到裴骄心中安定,有了主意后,他这才仔细看起了周围世界,眼前的世界和以往没有什么大不同,唯一的不同是,在城市上空似乎飘浮着一条条黑色气流,这些黑色气流看起来很像是环境污染造成的化学气流,但若真是环境污染到出现了这样的黑色气流,那么政府方面和新闻媒体肯定不可能无动于衷,换句话说,这些黑色气流很可能是凡人肉眼看不到的,只有灵魂才能看到的了?

裴骄也有好奇心,但他却是个克制的人,虽然大概猜出这黑色气流是只有灵魂才能看到的,他却没有去触碰的打算,至少暂时没有这个打算,若是一触碰这黑色气流,他立时就被传送到阴间去又怎么办?若是这个气流是专门针对吞噬灵魂的气流怎么办?而且看那颜色漆黑无比,光是一看就让人觉得心里发寒,他是绝对没打算触碰这气流的。

“立刻回去见见父母和妹妹!”裴骄心里打定了主意,他从小就是个大孝子,除此以外,才死去的他觉得对自己的家人更加眷恋了,或许是因为失去才更加珍惜,一想到以后很可能再也见不到父母妹妹,这种感情就是更加的炽烈。

裴骄的飞行速度越来越快,他为了赶近路,甚至又向天空飞起了百米高度,离那黑色气流还有两三百米的距离时,他就停了下来,继续向自己的家居附近飞去,而从这高处向下俯视整个城市,他这才惊骇的发现了不同之处。

这里是上海,对整个中国来说是人口密度最大的城市之一,当裴骄从半空中向下俯视时,居然看到在半空中的灵魂,许多灵魂都停留在各个民居房屋外,也有几座大医院里也向外飘出灵魂,从半空中向下看去,整个上海市中居然也有数百个灵魂之多。

裴骄正自感叹着时,他忽然发现这些灵魂和他有许多不同,这些灵魂体表都纠缠着一丝丝的黑色气流,仿佛是颗不牢固的柬一般将这些人全都束缚在其中,而且隐约间,在这黑色丝柬中的灵魂似乎还在不停的挣扎。

裴骄心里骇然,一种不祥的感觉出现在了心头,他急急的向离他最近的一个灵魂飘去,这个灵魂在一座公寓大楼二十余层楼高的地方飘浮着,透过黑丝看向里面,约莫是个六十余岁的老头子,似乎还在不停挣扎的样子,在裴骄飞近他后,这个老头子立刻就大声叫了起来道:“小伙子,帮我从里面弄出来,这些因果一碰就烧得皮肤生疼……”。

果然,老头子激动之下就想伸出手来,可是刚一碰到这些黑丝,他皮肤接触黑丝的地方立刻升腾起淡淡的青烟,就仿佛烙铁印在皮肤上一般,接触的部位立刻就变得漆黑一片,而老头子更是在痛哼声中伸回了手去。

“这些黑丝到底是些什么啊?”裴骄更是大惊失色,他这下却是再也不敢靠近分毫了,就在离老头约莫十米远的地方大声问道。

老头这时才惊讶的抬起头来道:“小伙子,你身体外怎么没有因果啊?不可能啊,莫非你从生下来就没发生过任何事情?”

裴骄立即问道:“老人家,什么是因果啊?就是包裹在你身体表面的那些黑丝吗?对了,大叔,你也是死掉的灵魂?怎么不去地府呢?”

老头愣愣的看着裴骄,好半天后他才黯然的指着自己身边的黑丝道:“这是小时候偷邻居家地瓜,被邻居家记恨的因果,这是参加斗牛鬼蛇神,殴打了那几个老师所产生的因果,这是和人打架的因果,这是欠了朋友钱,很久没还的因果,这是大儿子嫉妒我宠爱小儿子的因果,这是……”老头子就这么念念叨叨了起来,他指着身边一丝一丝的黑色气流喃喃说道,在他说话间,那些黑色气流却是越发的粗壮了,仿佛就是从他回忆里得到了养分一般。

当老头说完后,他忽然深深的看向了裴骄道:“小伙子,你是用什么办法从因果里解脱出来的呢?每个人应该都会有因果缠身,就是我们还在生时所经历的事情,只要与人发生了交集,那么是善是恶终有报,就会产生这些因果,他们都是别人对自己产生的感激与怨恨,你不可能在生几十年没发生过一件事?”

裴骄听到这里时真是又惊又怕,他连忙极目向四周看去,果然,在他视线里的那些灵魂身上全都飘浮着黑色气流,仿若一条条丝线一般环绕在各自身体表,但是他的身体表面却是空无一物,那些灵魂身上都有的黑丝却是一条都没有,这实在是让他又惊又奇。

那老头却是继续说道:“小伙子,你靠近些说话,放心,这些因果都只会缠绕着得到因果的人,我便是想传染给你也不行,因为只要我一接触这些因果,我就可以清晰感觉到里面保留的念想,全是在记忆里都模糊的事啊,全都是我的记忆啊……”

裴骄看着附近的灵魂身体外全都包裹着黑色的气流丝线,他心里真是又急又怕,仿佛连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一般,他立刻细细查探了一下身边,果然是一丝一毫的黑丝都没有,他这才放下心来,当下就飘浮到了老头身边三米处,却也不敢太过靠近他,只是问道:“老人家,你怎么知道这些东西叫作因果的呢?而且你为什么不去地府呢?”

老头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里面全都是我过去曾经做过的事,还有那许多的回忆,所以我才把这东西叫作因果,佛家不是都说吗?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现在我人都死了,这些以往曾经做过的错事自然纠缠于我了,我认为这便是因果……至于那地府什么的我倒是没见过,从我死后到现在也过去了十几个小时了,怎么没见那黑白无常来拘拿我呢?”

裴骄愣住了,他本以为去到地府很简单,应该是每个灵魂天生都知道的事,或者是死后三时半刻便会自动前往,谁知道眼前这人死了十几个小时了,居然还一直被困在这里,他透过玻璃窗看进房间内,果然房间内有人正在布置灵堂,看来却是今天内才死掉的人。

“莫非是要等到半夜零时才会进入地府?否则一日一日的灵魂累积起来,上海应该有许多灵魂才对啊,这么些地方才百多个灵魂,看起来就像是今天内才死掉的人数一般”裴骄诧异的说着,同时他也看向了周围。

而就在这时,在天空上约莫数百米的地方,大约就是那些黑色气流飘浮不定处,那里的空间模糊扭曲了起来,就像是水面出现了旋涡那样,旋转扭曲着,仿佛空间都撕裂了一般,终于,那空间被彻底撕开,露出了其后黑漆漆的未知世界。

于此同时,所有被拘束在黑色丝柬中的灵魂全都痛苦的嘶吼了起来,那些本来只是包裹着他们的黑丝竟然开始侵入到他们体内,一丝丝不停融入,直到整个投入他们体内为止,接着这些灵魂都开始向天空飘浮,被那个漆黑大旋涡吸去。

而在裴骄身边的老人也痛苦的嘶吼着,在这些黑丝融入他身体的同时,老人体表上竟然出现了隐约模糊的鳞甲碎片,不单如此,老人的身体也开始了迅速膨胀,短短数秒间,身形竟然膨胀到了近两米高度,而在他极度痛苦中时,下意识的已经抓住了裴骄的肩膀,长长的指甲更是刺入到了裴骄肩膀之中。

裴骄只觉得一种灵魂撕裂的痛苦从肩膀上传来,他立时就大声吼了起来,同时回过头来就向扯开老人的手臂,可是这一看不要紧,他竟然看到老人的身形膨胀和身体开始变化,不光是身体变高变大了,老人脸上的表情也渐渐开始了扭曲,乍一看竟然显出了狰狞之色。

“老人家,你放开我啊,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便是要变成厉鬼,也该去找害过你的人啊,何必来找我呢?”裴骄边叫边说着,同时用力去扯开老人的手掌,可是明明方才还是弱小的老人,此刻却是力大无穷,任凭裴骄如何去撕扯也动弹不得分毫,就这样,裴骄被老人扯着向天空那黑色旋涡飘了过去。

裴骄也看见了天上的旋涡,他吓得更是拼命挣扎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于这个旋涡内的世界充满了恐惧,似乎一进入那里就永远无法再回到现世一般,可能那里就是所谓的地府……

“放开我啊!放开啊!”裴骄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黑色旋涡,他拼了命的向要挣扎开来,可是任凭他如何挣扎,老人的手依然是死死扯住他,让他根本就是动弹不得,片刻间,二人离这旋涡已经越来越近……

“不要啊!”

裴骄一声大叫,声音落时,他已经彻底卷入到了旋涡里,再也发不出丁点声响。

死亡开端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