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9263) 死亡开端 [3]第三章:闪电与机会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全本书屋官网
[3]第三章:闪电与机会

[3]第三章:闪电与机会

裴骄想到这里,他的心底顿时一片火热,若他的猜测真的属实,只要他吸收了这只怪鸟的所有光点颗粒,那他的实力不是一下子可以提升近十倍吗?这只怪鸟可比十个他大多了,若他的速度,力量什么的真的可以提高十倍,虽然不敢说可以与那些怪物们对抗,但是至少存活下去的可能性就大了许多,说不定还可以凭借人类的智慧制造一些陷阱什么的,专门捕杀那些落单的,实力弱小的怪物些,他的实力或许还可以稳步提升,直到……

裴骄心里越想越是火热,毕竟他也是八零后出生的人,虽然不像九零后的那些新新人类那么荒唐,但好歹也算是经过了网络文学的洗礼,那些网络文学小说里的玄幻啊,仙侠啊,奇幻啊,无论是穿越也好,重生也罢了,或者是都市异能什么的,那一本书里少得了力量?而此刻力量就在眼前,说不定得到这些光点颗粒后,他还可以重生回阳世呢?成为超人一类的强者呢?

裴骄终于是再也忍受不住,他急跑了几步,直扑向了那些光点颗粒,这些光点颗粒约莫只比乒乓稍小一点,只是静静的飘浮在半空中,任凭裴骄一把就抓住了一颗光点颗粒,但是接下来的情况却是出乎裴骄预料,无论他是挤压光点颗粒也好,抓扯光点颗粒也好,甚至是将光点颗粒吃下肚子也好,这光点颗粒都仿佛和他绝缘一般,挤压的话就变得扁平,撕扯的话就变成两半,直到撕扯完毕后再合为一体,而被裴骄吃下肚子去后最是诡异,竟然从裴骄的鼻子,耳朵,眼睛中又冒了出来,接着再次合为了一体,任凭裴骄花招使尽,这光点颗粒就是油盐不进,始终没有如裴骄想象的那样被他吸收,反倒是随着时间的过去而慢慢消散在了虚空中,这一消散就少掉了上百颗光点颗粒,直把裴骄心疼得焦躁不已。

随着光点颗粒的消散,那怪鸟尸体又消失一部分,再次从它体内飘出足够的光点颗粒,似乎是把周围给填充得满了为止,这才继续尸体化,没有变成光点颗粒消散虚空。

“冷静,冷静啊!”裴骄一声大吼,强迫自己从焦躁中冷静了下来,直到半分多钟后,他这才冷静的转过头去,再也不去看这怪鸟尸体和它周围的光点颗粒,而是自顾自的坐在了岩块地面上,仔细思考起了这一切。

“首先,我肯定是吸收了这光点颗粒,否则我的双臂和单腿不可能完好无缺,其次我的体力和力量也不可能恢复与提高,那么就可以认为这光点颗粒是绝对可以吸收的,而且也不会分人类与怪物的不同,否则那些怪物就不可能吃掉人类灵魂来吸收光点颗粒了……但是我却为什么吸收不了呢?莫非是办法有什么不对?”

裴骄仔细想着刚才吸收光点颗粒的过程,似乎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就是把光点颗粒吸收入身体里吗?为什么会吸收不了呢?莫非是人的容积有限,就像是吃饭一样,吃了三碗饭,大部分人也都是涨了,但是有些身材高大的人却是五六碗饭也不过八分饱,是这样的道理吗?

想到这里,裴骄叹了口气,心底里那刚刚冒出的火热顿时又消散开来,只仿佛欢喜一场,才发现是做梦一般,那种郁闷和绝望感实在是让人心里发苦发闷,当裴骄郁闷无比的转过头来时,却猛的看到那些光点颗粒群出现了变化。

原来那怪鸟身上某一处尸体消散开来时,不但从中消散出了光点颗粒,更是飘出了一丝黑色气息,而这黑色气息一飘散到虚空中,立时就向一颗光点颗粒慢慢飘去,速度虽慢,但是光点颗粒又没有知觉,只是一味的停留在原地,直到这黑色气息缠绕上光点颗粒为止,这光点颗粒迅速变小变黯,直到整个消失为止,而这一丝黑色气息却仿佛壮大了些许,只是用肉眼还看不出来罢了。

“咦?莫非这些光点颗粒需要用那黑色气息来吸收吗?”

裴骄心中一动,他忽然回想起了从死之后所见到的一切,那些人类的灵魂身上似乎都缠绕着黑色气息,据那个老人所说,那是他们从生下来到死亡时曾经做过的一切因果,也可以认为是曾经做错事后,别人给予他们的怨念,换句话说,这黑色气息应该就是怨念了,无论从任何神话传说或者逻辑思考来看,这黑色气息应该都是不好的东西,特别是那些人类灵魂一进入到这个世界里后,他们立即就开始转变形象,一个个看起来都像是从人类转变到鬼怪一般,青面獠牙,身材暴涨……莫非这一切都是因为吸收了怨念吗?

裴骄立时就踌躇了起来,此刻的他确实是万分需要力量,那怕是仅仅让自己力气更大,跑得更快都行,但是他的理智却告诉他,那黑色气息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旦被它入侵体内,那绝对会变成类似怪物的东西……

“妈的,不管了,反正都已经死了,情况再坏又能坏到那里去?”裴骄左思右想,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个头来,他干脆就停止了这胡思乱想,直接向着那黑色气息走了过去,凭着这股子勇气,一把就将那缓缓飘向另一颗光点颗粒的黑色气息给握入了手中,而他的皮肤方一接触这黑色气息,顿时一股子冰凉阴寒的思想就透过黑色气息向他意识中传递了过来。

这是那九爪人面鸟的过往,它……不,应该是她,她原本居然是个人!

她的原名已经记不清了,她只记得自己是在某城市里长大的普通人,不,也不能说是普通人,她应该是个从小就被娇宠惯了的大美女,无论是家里,还是学校里,甚至之后初中交往的几个男朋友,凡是接近她的人,莫不被她的容貌和娇嫩声音给吸引,对她实在是宠溺无比,除了天上的星星给不了她,任何她想要的东西都会想方设法的给她弄来,渐渐的,她也对这种宠溺习以为常,认为别人对她好却是天经地义……。

从初中初尝禁果后,她换男友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要相貌好看的,要家世有钱的,要会陪她玩的,一天一天,一年一年,这期间的记忆都是充满了模糊与混乱,直到她高中毕业后,就开始混迹于那些有钱的凯子们身边,既不是女朋友,也不是二奶,反正她要钱时,那些人就会把钱给她送来,而她仅仅只需要陪那些男人需要时过夜睡觉就行……而在这样糜烂与混乱的生活中,她也喜欢上了毒品……

这样的记忆充满了混乱和黑暗,而且气息也是越来越阴沉,直到最后那一刻,她因为吸毒过量而促死掉时,所有曾经山盟海誓的男人们全都消失不见,唯一留下来的只有两位已经白发苍苍的父母,他们留着泪水给她清洗枯瘦的身体,给她穿上母亲亲手裁减打制的丧衣……她记忆最后处却是忽的清晰了起来,而最清晰的地方,是母亲脸上那横流不断的泪水……

“啊!”

这无数的混乱记忆猛的充塞入裴骄的脑海中,他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裂开一般,脑海中充满了太多太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而且这些记忆如同疯狂病人的思想那样没有丝毫逻辑,完完全全的混乱杂音而已,裴骄痛苦得疯狂嘶吼不停,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那黑色气息正在占据他的身躯,让他的思想再也控制不了躯体。

就在这时,忽然从他意识最深处光芒猛然,一道雷电霹雳从他体内猛的闪出,一刹那间,裴骄身体表面电流涌动,噼啪声响不停,一时间看去真仿佛超人一般,而在这股雷电霹雳中,那道侵入他体内的黑色气息仿佛雪遇骄阳一般,轻易间就被雷电霹雳给击得粉碎,那无数杂乱记忆立时消散,隐约间,裴骄仿佛听见了一声欢喜哭泣声,接着他却是再也感受不到那个女人的记忆存在了。

这雷电霹雳来得快也去得快,短短数秒间,涌动在裴骄身体表面的雷电已经消失不见,而裴骄却仿佛跑了马拉松一般,只觉得浑身软弱无力,几乎是连抬脚移动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一刹那的变化实在是太过出奇,让他只能在原地剧烈的喘息不停,直到数十颗光点颗粒自行飘到他身边,就在他的注目中直接注入到他体内为止,裴骄这才终于是回过神来,而这些光点颗粒毫无障碍的注入到了他身体内,与他融合一体之后,之前那虚弱无力的情况顿时消失,他又像之前那般充满力量与精神了。

“呼,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裴骄晃了晃依然还有些发沉发晕的脑袋,他心底里不停默念着一些唐诗宋词,这是一直以来他静心读书的办法,无论他的心情有多么糟乱,只要一念颂这些唐诗宋词,他的情绪就会慢慢沉静,果然,即便是他已经死掉,这种习惯也依然管用。

短短数十秒间,裴骄已经彻底沉静了下来,他开始思考起刚才发生的事,从他一接触那黑色气息开始,那个九爪人面鸟的记忆就开始灌入到他的意识中,从这些杂乱无章的记忆中还是面前可以看到一些端倪,那个九爪人面鸟以前居然也是一个人类,只是因为吸毒而死,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而变成了这个怪物,但是想来也应该是从人类灵魂一步一步转变而来的。

再仔细一想,似乎那些进入到这个世界的灵魂体都是吸收过黑色气息的,特别是和他一起进入到这个世界的灵魂体,他们一进入到这个世界里就产生了变异,虽然变异程度并不厉害,至少看起来还是人的身体与模样,但这仅仅可能是因为他们的能量不强,也即是没有吸收过多的光点颗粒,而这些怪物则可能是人类灵魂中的黑色气息吸收了大量光点颗粒,接着引发的变异……

“除此以外……居然还可以从这个阴间里回归阳世?”裴骄仔细回忆着那黑色气息中的记忆,他在其中找到了一段最重要的信息,那就是这阴间的灵魂体居然也可以回归阳世?

这九爪人面鸟的记忆虽然混乱无比,但是关于阳世的种种记忆却相对清晰了些,他可以感觉到这九爪人面鸟记忆中对阳世有一种奇特的执念,却是和所有死去的人相同的执念,而在它有一次去抓捕来到这个世界的人类灵魂的时候,另一只怪兽通过黑洞回去了阳世,这也是九爪人面鸟记忆中最清晰的片段,而现在则由裴骄所知晓了。

“换句话说,只要速度够快,身体承受力够强,就可以通过那个黑洞回去阳世间了吗?这还需要仔细计较……但是之前我确实发出了雷电闪光?”

裴骄又仔细回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在他即将被那股负面情绪所吞噬时,从灵魂最深处迸发出了一道闪光,接着他的身体表面便布满了雷电霹雳,甚至连那黑色气息都被雷电霹雳给消融掉了,他确认自己并没有看错,灵魂表面确实布满了雷电,事实上,从一进入到这个地狱里,他就已经开始怀疑了,为什么别的那些灵魂死后都会有黑色气息环绕,而唯有他身边没有这些黑色气息呢?

“雷电……电流?莫非因为我死在了高压电中,所以我的灵魂里也带着了电流吗?而且之前浑身发出雷电后,我感觉自己很是虚弱,仿佛整个灵魂都要消散了一般,而在那样的虚弱中,本来无法吸收的光点颗粒却吸收了好几十颗,可想而知,我确实是可以通过吸收光点颗粒来转化为雷电之类?”

想到这里,裴骄的心神又再一次火热起来,他的性格本就坚毅,从小到大任何事情都不会轻易放弃,此刻又是面对他唯一可能改变眼前景况的办法,也只有拥有力量才能够在这个地狱里存在下去,而要拥有力量,则必须要吸收光点颗粒……或许,他可以将这个怪鸟的光点颗粒都储存起来,然后遇到怪物时再用来转变为雷电之力呢?。

想到这里,裴骄又再一次冲到了那些光点颗粒之中,然后想尽办法一颗一颗去试验,又集中注意力想要沟通体内的雷电之力,但是任凭他如何去用劲用力,他都只能无所作为的待在那里,任凭那些光点颗粒消散不见,就这样,十几分钟之后,怪鸟那巨大的身躯已经有四分之三彻底消散不见了,而裴骄心中也是越发焦急起来。

“妈的!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反正老子现在的情况已经是坏到无可交加,倒不如拼上一拼!”

裴骄骂了两声,心头一发恨,猛的从地面拣起一块小岩块,接着将左手放在了地面上,右手则举起石头对准了这只手,然后他猛的一咬牙,用力将这块石头砸向了手指,啪的一声轻响,裴骄的惨嚎声顿时响彻在了这荒野上,而他的左手三根手指被齐齐砸断,片刻间,这三根手指就消散在了虚空中,同时一颗拇指甲大小的光点颗粒飘浮在了他面前。

裴骄知道这颗小光点颗粒正是他三根手指所化,他却也不去触碰这颗小颗粒,而是强忍着断指剧痛,将左手伸向了一颗乒乓大的完整光点颗粒,同时他心里也不停念颂着诗词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全身心的感受着这颗光点颗粒从伤口处融入到了他体内。

那颗光点颗粒果然顺利融入到了裴骄的伤口里,同时从那伤口处隐约出现了三根手指的形状,不过数秒间,他断掉的三根手指就顺利愈合,而直到此时,裴骄才刚刚静下心来,他也不过刚感觉到一股暖流罢了,接着暖流消失,手指完好,他却是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啊!”裴骄愤怒的张开了双眼,这次他却是狠心大发了,只是抬起岩石什么也不管的狠命向自己的左手上砸去,顿时那股难以忍受的灵魂撕裂之痛猛的传来,想想,即便是肉体时,人的手也是十指连心,伤到手上骨头时真痛得难以忍受,此刻的裴骄只剩下了灵魂,这股撕裂灵魂的剧痛比肉体时还要痛上十倍以上,真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恐怖剧痛,但是裴骄却是拼了死命承受下来,这也可见他性格上有多么坚毅了。

这次他几乎将整个左手到手臂处都砸得稀烂,一共有三颗乒乓大小的光点颗粒形成,而他在深深吸了好几口气后,这才边念颂着诗词边将手伸向了那些光点颗粒,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此刻心中真是毫无杂念,在他手臂刚接触到光点颗粒时,他整个人已经进入到了沉静如水的状态之中,只有那些记忆里的诗词一遍一遍默默念颂,整个人的意识则在感受进入到他体内的暖和之中。

是的,当裴骄彻底进入到这种沉静如水的状态中时,随着光点颗粒化为暖流进入体内,他仿佛感觉不到灵魂的存在一般,整个人的意识全都注入在了那暖流之中,顺着手臂流入体内,然后他看到了……他整个灵魂体的构造,全都是由这些光点颗粒所构成,而这些光点颗粒并不是所谓的能量,它们全都是念头与记忆!

这些光点全是由正面的执念所构成,其实也不能说是执念了,倒不如说是意念或者念头,当裴骄感受着自己体内的这些光点颗粒时,可以非常清晰的感觉到里面所构成的那些正面感情,比如欢喜,开心,振奋,感动,责任等等正面感情,当他的意识沉入到这些光点颗粒中时,只感觉到暖洋洋的舒服,仿佛是泡在羊水中沉睡的婴儿一般,只让裴骄想要沉睡过去。

不过此刻的裴骄左手还带着灵魂撕裂的剧痛,所以他倒也没有被这种感觉所迷惑,而是继续跟随暖流向着身体核心处流去,事实上,当裴骄彻底沉静下来后,他并没有发现那暖流的运行速度其实相当之快,想一想,第一次他想感觉这暖流时,他不过刚刚进入到沉静状态,这暖流就已经消失,期间不过一秒左右,而现在他的意识居然跟得上这暖流的运行速度,可想他此刻的思维速度其实也相当之快,变相的,就仿佛是周围的时间变慢了那样。

却说裴骄的意识跟随暖流持续深入,也不停的感受构成自己身体的那些光点颗粒,这些光点颗粒莫不是各种正面感情所构成的混合体,而这无数正面感情的混合体则构成了裴骄的整个身躯,而观察到这一切的裴骄心中忽然一动,他将意识视野渐渐扩大开来,慢慢的,他整个灵魂躯体都进入到了视野之中。

(果然,这些光点颗粒并不会无缘无故的就构成了我的灵魂体,要将这些光点颗粒束缚起来构成一个身躯,那么必定有将这些光点颗粒束缚起来的介质,就像是那充满负面情绪的黑色气息那样,我体内也应该有类似于黑色气息的介质才对……果然是有啊!)

裴骄的意识将整个身躯的情形都笼罩起来后,他这才发现了隐藏在那些光点颗粒中最核心的存在,不,应该说是串联了所有光点颗粒的存在,那是一个半隐形的他,一种类似于光点颗粒的半透明线条,简单的说,就像是用铅笔化出来的人物描画图,只是没有上色什么的,仿佛用铅笔化出来了线条轮廓而已,而正是这些轮廓线条控制了所有光点颗粒,就仿佛是使用这些光点颗粒来进行上色一般,以轮廓为边界,以光点颗粒来进行填充,如此形成了整个灵魂躯体。

裴骄也感觉出了构成灵魂躯体最核心的无色线条到底是什么,那就是他个人的意思或者意念,不同于正面感情和负面感情,那些光点颗粒和黑色气息不过只是笼统的感情意念罢了,比如欢喜,比如仇恨,虽然每个人的欢喜和仇恨对象都有不同,但是欢喜和仇恨本身却是相同的,这就只是纯粹的念头而已,不比人的执念意识,每个人的意识都不尽相同,这才有了大千亿万众生的不同。。

看来,一个生命的灵魂应该由两部分组成,一是自身最基础的意识与执念,就好比一个人的大脑,而后吸纳光点颗粒或者黑色气息,由此来构造出灵魂躯体,而自身的意识与执念大小,也代表了其容纳光点颗粒与黑色气息的多少,若是少了,那么灵魂躯体就会变得虚弱,若是多了,那么光点颗粒也就不会被吸收,裴骄心里忽然产生了如此的明悟。

这一切的认识其实都只不过发生在刹那间罢了,意识的运行速度其快无比,可能整个宇宙间唯一比光速还要快的速度,那就是意识的运行速度了,此刻的裴骄除了感受着灵魂体内一切以外,其意识更是一直跟踪着那股暖流,不停向着灵魂最核心而去。

裴骄的意识跟随暖流一直深入体内,之后这股暖流就停在了人体丹中悬立不动,也不过片刻之间,这股暖流就被丹田处的吸收干净,而在这暖流被吸收的同时,裴骄终于“看”到了他一直寻找的雷电所在,在他丹田之中,一些光电颗粒被消融为最基本的光芒缓慢流动运行,而这些光芒并非是杂乱无章的运行,而是呈现出某种规律反复流动,而在这些光芒流动之间,闪烁不断的电流也缓缓形成,然后被储存在了光芒流动外的那些完整光点颗粒中,而接下来就是新的电流缓慢形成……

当裴骄从沉静状态中恢复过来时,他已经看清楚了那些光芒流动的形状,是一个奇特的字符图形状,看起来充满了古风古韵,但却不是裴骄所知道的任何一种文字或者符号。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裴骄就开始进行了各种尝试,首先他控制那些光点颗粒强行进行体内,然后以意念将它们吸收容纳,但是非常可惜,他自身的意识执念也就那么大小,根本无法容纳过多的光点颗粒,第一次尝试轻易就失败了。

其次他打算把体内的光点颗粒构成各种各样的文字或者符号,确实,当他进入到心无杂念的沉静状态中时,确实可以控制体内的光点颗粒,甚至连那些储存起来的雷电能量都可以控制,但是当他把光点颗粒化为光芒带后,来组成各种各样的文字符号时,无论是汉字,英文,阿拉伯数字,甚至是各种几何图形时,这些光芒带立时就爆炸开来,而且随着光点颗粒数量的多少,其爆炸程度也越发的加剧,最严重的一次,裴骄打算构成一个七笔划的汉字时,其爆炸程度甚至将他的身躯都给炸成了两段,也多亏得四周都是游离的光点颗粒,这才将他给救了回来,否则这一下爆炸绝对可以让他烟消云散的了,当下他也不敢再随意尝试,于是这第二次尝试也是失败了。

至此,剩余的九爪人面鸟躯体也只剩下十分之一左右,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来供裴骄试验了,他也只能模仿那雷电符文,在那丹田处模拟刻画起来,而当这些光芒流形成雷电符文的一刹那,裴骄只觉得丹田里有一股吸力仿佛要将他的意识都整个吸入其中一般,不过这种感觉来得快也去得快,也就是这么一刹那的感觉而已,接下来另一个雷电符文就在他的丹田之中形成了,两个雷电符文都在缓慢的吸收光芒流,慢慢的形成雷电储存起来。

裴骄在创造出这个雷电符文后,他只觉得意识似乎有些飘散而无法集中,当下他心中就是大惊失色,要知道他之所以可以通过沉静状态感受与控制自身的光点颗粒,其原因就在于他意识的集中力与坚毅度,若是他的意识无法集中起来,那么就无法再感受与控制自身的光点颗粒了,那时即便是他创造出了无数个雷电符文,估计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无法控制的力量,那根本就不是所谓的力量!

接着,裴骄强行通过沉静状态,又一次感受到了体内的光点颗粒组成与运行,而这次他进入沉静状态的时间至少比之前多出了数分钟之久,也让他再也不敢轻易组成雷电符文了。

“原来如此,要将这些光点颗粒束缚,利用或者吸纳,那么必不可少的就是自身执念,刚才创造出这个雷电符文时,我自身的执念线条大约少掉了十分之一?这些执念线条就被集中到了雷电符文里,束缚那里的光芒流运行工作……原来如此。”

既然弄明白了自身执念的重要性,裴骄却是再也不敢轻易创造那雷电符文,虽然很是可惜眼前周围的游离光点颗粒,但是他也只能尽可能的吸收这些光点颗粒进入体内,然后放入到雷电符文中缓慢化为雷电流而储存起来,直到整个九爪人面鸟的尸体都化为乌有后,他这才从沉静状态中退了出来,不过他也没有立即离开这个地方,反倒是寻找了一处巨岩块下的隐蔽点,接着就坐在那里沉思起来。

人和畜生或者那些怪物的区别,就在于人类会思考与总结,裴骄本就是个喜欢总结与思考的人,此刻在发现了光点颗粒,灵魂体,还有执念与雷电符文的大秘密后,裴骄也迫不及待的总结起这一切来,毕竟这一切或许都是他存活下去的依赖……甚至是他回归阳世时的依赖!

(首先,一个人的灵魂体分为了两部分,一个部分是个人执念,或者也可以称为一个人的意志力,比如有的人坚毅,有的人懒散,每个人的意志力都不尽相同,而这个意志力应该就是构成一个人灵魂的最基础东西,就像许多电影里的那样,一个人若是死前抱有极大的执念,比如想要见到某人,想要报仇,想要某件东西那样,那么这个人的灵魂就很不容易才会消散,甚至转变为恶灵,也就是折磨一个道理了,一个人的意志力强弱,决定了其自身执念的强弱。)

(其次,一个灵魂体最基础的是自身执念,而自身执念可以吸纳那些光点颗粒,由此来形成灵魂体,而那些光点颗粒则是各种各样的正面感情,换句话说,就是执念是骨架,正面感情则是血肉,由此则构成了一个最基本的灵魂体,至于那些负面感情倒更像是突变基因那样,一个人类的灵魂体一旦被过多的负面感情所侵入,那么这个人类灵魂体就会失去自己的意识,同时身躯也会发生变化,或许这就是传说中那些怨灵恶鬼的由来。)

(至于我体内的雷电符文,倒不如说是一个发动机更好,吸收光点颗粒,形成雷电,应该是一种将光点颗粒这种基础能源转变为二次能源的一种装置,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装置……估计和我被高压电给烧成焦碳有关,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或许都是我目前唯一的机会。)

“接着……就是那回归阳世的机会了!”

死亡开端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