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895100) 毒妻不下堂 [556]第五百五十七章 逃奔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全本书屋官网
[556]第五百五十七章 逃奔

[556]第五百五十七章 逃奔

“嗵!”身高马大的吴掌柜满脸惊恐的表情,倒在地上,他的腹部,被尖刀开了个大口子。

严涵秋泣不成声,对欧阳少冥哭道:“欧阳先生,您终于来了,涵秋好害怕。”

“别怕!”欧阳少冥冷冽的看着地上那个抽搐着死去的吴掌柜,将严涵秋松了绑,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搭在严涵秋的身上。

刚才他在镇子上打听了谁家有多余的男孩子未果,刚回到客栈,就听到了熟悉的笛声,是严涵秋的。

严淑玉根本就不允许严涵秋吹笛,生怕吸引到不该吸引的目光,今天是怎么了?

他仔细分辨,发现笛声并不是从严涵秋的屋里传出的,而是从别的屋里传出来的,不由得心生警惕,没想到他破门而入后,看到的就是严涵秋被挟持的场面。

欧阳少冥一怒,就将身上随时备着的*喷了吴掌柜一脸,顺手将他刺死。

“欧阳先生,我们该怎么办?姐姐……是姐姐将我交给这个男人的。”严涵秋呜呜哭着。

“别怕。”欧阳少冥冷静的说道:“我们已经快到青州了。这件事交给我来办。”

左右已经杀了一个人,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将手中的雪亮尖刀擦干净,欧阳少冥将吴掌柜的推到了床底下,胡乱用吴掌柜落在地上的衣服将血迹擦了擦,同样扔进床底下去。

他拉着严涵秋出门儿,将门从外面锁上,这件被吴掌柜临时征占的屋子,就和之前一样,好像根本没有人来住。

“你在屋里歇一会儿,我去找你姐姐说明白。”欧阳少冥摸了摸严涵秋的脑袋,让她回屋躺在自己床上,然后给她喂了一颗安神的丸药。

严涵秋点点头,她今天又累又怕,一会儿时间,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等严涵秋再起床,身周晃晃悠悠的,她支起身子,才发现自己躺在一辆狭小的马车上。

掀开车帘,只见一个熟悉的背影正坐在车辕上赶车,马儿滴答滴答的蹄音响起在小路上,车子吱纽吱纽响,外面天黑着,一轮圆月洒下来无尽银辉,一时间,严涵秋竟然觉得超级满足,连为什么她们没有和严淑玉在一起都不想问了。

欧阳少冥发现了严涵秋起来,回身对她一笑:“你醒了?壶里有水,还温着,你喝一点。”说着,将挂在车子旁边的水囊递给严涵秋。

严涵秋嗯了一声,喝了水,问道:“姐姐呢?”

“你姐姐知道自己错了,以后都不会来找我们了,我们现在去玉湖城,投奔宁王妃娘娘。”欧阳少冥平静的说道。

“嗯!如果我们早点和她说就好了,我和她呆在一起好难过呢。”严涵秋乖乖的说道。其实,她已经敏锐的听出了欧阳少冥并没有完全对她说实话,但只要这个男人是为了她好,她又何必必须知道真相呢,装聋作哑又算什么。

不知道走了多久,太阳慢慢升起来,欧阳少冥眼下全是黑色的阴影,对严涵秋道:“我看了地图,这旁边有个小村庄,我们过去歇一歇,就算我撑得住,马也撑不住了。”

“嗯!好的。”严涵秋答应下来。

欧阳少冥回身对严涵秋一笑:“对了,我给你准备了一套衣裳,你换上吧。是男孩儿的衣服,你会属男孩儿的头发么?要不要我帮你。”

“不要了!”严涵秋赶紧吐吐舌头,钻回车里,将欧阳少冥给她准备的衣服换好。

不一会儿,两人就下了车子,这时,严涵秋吃惊的发现,欧阳少冥走路竟然不瘸了。

“我之前装扮成瘸子,只是为了迷惑人的心神,现在咱们逃走了,自然不需要再那样做。”欧阳少冥说道;“来,我帮你用炭笔把眉毛涂一下,你现在虽然穿着男孩儿的衣服,但还是太清秀了。”

说着,他从自己包裹里取出用品,在严涵秋的面上轻轻涂抹,严涵秋的脸蛋时不时被他的手碰到,只觉得面上滚烫,娇羞难耐。

两人打扮整齐,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一大一小男人,尤其是欧阳少冥,不知道从哪儿弄到了书生的青巾和书箱,打扮的像是个带着儿子游学的普通中年书生。

他一开口,是青州口音,但说话的内容文绉绉的,言必称孔圣,果然很快谋取了乡人的好感,叫他和严涵秋住了下来。严涵秋早得到了嘱咐,躲在他身后不说话,好像很胆小的样子。

因为欧阳少冥说的是青州话,所以根本没有人起疑,两人睡了个安稳觉,吃了安稳饭。第二天早上,做上了马车上路。

离开村子,严涵秋才吃惊道:“欧阳先生,你竟然这么多才多艺,连青州话都会说呢。”

“我曾在青州和蛮人部落里呆了很久。”欧阳少冥想起来往事,不欲多提,面上都是沉重之色:“你别担心,我一定会将你好好的带去玉湖城的。”

两人每天夜以继日的赶路,路过一出的大城镇的时候,因为刚开始买的马已经累得不成样子,欧阳少冥干脆又重新买了一批健马,同时还去了一次杂货铺,买了好大一包石灰粉。

严涵秋不解,问他:“咱们买马就算了,为什么要买石灰粉啊。”

“现在天热,备着点石灰粉,有备无患。”欧阳少冥说道。

严涵秋也不懂,她对医理没什么了解,但接下来的几天,路上经常遇到的苍蝇蚊虫等物,果然少了很多,严涵秋连连夸了欧阳少冥好几回,直说自己在马车里睡觉都安稳了不少。

一路上,他们路过有人住的村镇等地时,已经能够从告示栏中,看到追捕一男一女杀人犯的官方告示了。那上面画了一个稚*子,一个穷凶恶极的丑汉,并且注明,丑汉是个瘸子,身上带有很大块的烫伤伤疤,两个人是从京城来的,说着一口流利的京城官话。

现在严涵秋打扮成小公子,而欧阳少冥则一点不瘸,口音还是青州本地的,所以,没有任何一个人怀疑他们两个。

不知不觉间,玉湖城远远在往。

直到进了城门,严涵秋都还不敢置信,看着周围和京城风物大不相同的玉湖城,她使劲儿的拧了自己两把:“这不是做梦吧!”

欧阳少冥路上稍一打听,就知道玉湖城里的宁王府在哪里了。

他赶着马车,车子里是严涵秋,站在宁王府门前,跟看门人说话。

“请老丈通报一声宁王妃娘娘,就说她京里面的亲人寻来了。”欧阳少冥礼貌的说道。

岂料,他话才落拍,就见门房屋里头腾腾的跑出来两个手持刀枪的青壮男子,二话不说,将他一把打倒,另一人则用刀尖刷的一下削掉车帘,道:“好家伙!你们还真赶来,娘娘已经等你们很久了!”

严涵秋给吓了一跳!欧阳少冥不是说,嫡姐会收留他们的么,这是怎么回事了啊!

“我真的是宁王妃娘娘的亲人,我是她的庶妹……”

“哼!娘娘早就吩咐过了!不是她的庶妹,我们还不敢抓呢!”这几人制住了欧阳少冥,也不将严涵秋放在眼里,上车就将她绑了起来。

“你们要把我怎么样!”严涵秋失声尖叫。

“你从哪儿来,就送你回哪儿去!”这两人说道:“我们娘娘是绝对不会见你的。”

自从严清歌收到了严淑玉的那封信,心里就很是膈应,虽然说乐毅保证,会将严淑玉拦下来,可是她自己还不是特别放心,就用了双重保险,让人在门房日夜值守,若是有女人说从京中找来,是她的庶妹,立刻将人绑了,再重新送回京城的宫中去。

而她,一眼都不要看到严淑玉!免得她忍不住将严淑玉解决了。

“不!我不要回去!”严涵秋的眼里全是泪水:“我要见嫡姐。求求你们,嫡姐一定会见我的。”

这时,欧阳少冥大概是回过味儿来了。严清歌是绝对不会这么对严涵秋的,所以,这群人大概将他们误以为是其他人了吧,譬如说,严淑玉!

“放开我们,你们要送回宫的那个,不是她。仔细看看,她才十二岁,离你们要找的那个人年龄错的远。”欧阳少冥说道。

这几个人一愣,仔细的打量着被他们绑住的严涵秋,果然一张脸嫩的像是能掐出水,倒真不像是传说中那个美艳动人的皇后——而且,那个皇后已经有二十许了,他们手底下这个,一团孩子气,绝不是二十多岁人该有的脸。

“你们要找的人,在车子底下的饮马桶里。”欧阳少冥说道。

那几名侍卫互相看了两眼,伸手将挂在车子下面的饮马桶摘出来,都觉得欧阳少冥在胡闹。那么大的人,怎么会躲在饮马桶这种小地方呢。这个男人说的,大概是娘娘要找之人的线索吧!

饮马桶有一对儿,其中一个里面是空的,还有些水迹,看来是他们路上时常用的。

另一个里,则放了个大包裹,桶内干燥无比,还有丁点灰尘和白色的痕迹,桶里头装了沉甸甸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给裹得严严实实。

包裹一被打开,里面冒出一大团的白色粉末,散落一地,散发出呛人的味道,正是石灰粉。而石灰粉的中央,咕噜噜滚出来个球状的物体,滚了好几下,才停下来。那球状的物体上面全是石灰粉磨,形状看起来有些奇怪,仔细一看,才勉强辨认出,那是一个人头!

毒妻不下堂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