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22193) 孤王寡女 [4]坑深004米 这不科学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全本书屋官网
[4]坑深004米 这不科学

[4]坑深004米 这不科学

墨九这一晚睡得并不踏实。伤筋动骨的奔波下来,哪怕她心里存了事,仍是噩梦连连,睡出一身冷汗,双腿发胀、肩膀吃痛,脖子也似乎落了枕,每一个零件都在向她喊冤……等她从昏昏沉沉中醒来时,已日头高照,她看着洗得发白的旧式床帐,不知今夕何夕。“浮生一梦已千年啦。”她酸溜溜呻吟一声,起了床,无头苍蝇似的转悠半天,才找到洗漱的地儿。墨家以前的日子应当也是好过的,这才把墨九儿养得这般水嫩,比起农门小户来,虽是没落了,可洗漱用的香胰子、牙粉子都是有的。为此,墨九又给这身子加了几分。蓝姑姑还算贴心,已经为她备好早餐。一碗热乎乎的猪肝拌饭,就放在灶头上。她也没客气,端起碗来坐下就开扒。对于吃的,墨九从来没有自觉性,尤其不亏待肚腹,这猪肝拌饭吃着虽有些不对味,但她也不介意时下的饭菜粗糙,看见蓝姑姑进来,还友好地冲她笑了笑。“谢谢!”蓝姑姑差一点跌倒,惊得一脸便秘样。墨九皱眉,“怎么了?”蓝姑姑盯着她的碗,闭紧了嘴巴。墨九猜测,“难道这是你的早饭?”蓝姑姑摇了摇头,墨九放下心来,友好地笑,“这猪肝拌饭少了点盐,味道也差了点儿。”想想她又怕蓝姑姑难过,笑道:“不过也没什么,日子不好过,只是暂时的,往后,你们就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好了。”“姑娘……”蓝姑姑似是难以启齿,“这饭是给狗吃的。”“噗”一声,墨九喷了一桌子。她怒,“为什么不早说?”蓝姑姑委屈地看着她,“你反正都已经吃了。狗吃的就狗吃的吧,反正狗也吃过你的,你吃狗的也没有什么不对……”这安慰有点不对味,墨九吸口气才平静下来。“家里不是没狗吗?”蓝姑姑垂下头,“萧家郎君的狗……”“啪”的放下筷子,墨九心里怨气棚爆,“那厮莫不是穷得连狗都养不起了?敲诈勒索咱们还不算,如今想把狗粮都省了?”蓝姑姑自支吾着说不出个所以然,墨九嚷嚷完,摸了摸胃,想到旺财憨态可掬的样子,心里又怪异的平衡了。她歇了气,道:“算了,再做一碗吧。”蓝姑姑大惊:“姑娘还要吃一碗?”墨九咬牙,缓缓微笑,“给、狗、吃。”蓝姑姑:“……”——堂屋里,萧乾的脚底下,旺财动了动耳朵,似是感受到煞气,顾头不顾尾的把脑袋钻入了椅子底下,只留一条大尾巴摇来摇去。墨九冲进屋来,脸上带着吃了狗饭之后的余怒,语气却尖刻。“我说萧大官人,缺狗粮又找上门来了?”这不明显骂人是狗么?旺财委屈的“嗷”一声,猛摇尾巴。那日她出嫁时,大红盖头遮了脸,等萧乾再找到她时,已是灰头土脸,一身狼狈,兴许是不太熟悉她的长相,萧乾看着她干净的人样,眼波微微一晃,却不搭理她,只拍拍旺财的脑袋,“我们走。”墨九觉得这厮除了把旺财当人看,其余人在他眼里,不如狗。“慢走,不送……”最好再也不来了。“别!”沈来福抢过话头,脸上腻着一种墨九看了胃又犯抽的笑,“亲家小郎能光临寒舍,又肯为鄙夫人诊脉,是我们阖家老小的福气,求都求不来呢。”说罢他冲蓝姑姑递个眼色,“还不快把姑娘带出去玩?”墨九被蓝姑姑拖到了大街上,还没有搞明白。沈来福和她的便宜娘好像瞒了她什么?织娘那病,昨日她曾详细问过郎中,莫说治疗,连病由他都说不明白。当然,盱眙有本事的郎中,自是早就请来瞧过了。若能治,也等不到今日。“姓萧的那厮,竟会医术?”蓝姑姑道:“先头我也不晓得,昨晚方听我当家的说了一些。那萧家六郎医术了得,几年前,官家(皇帝)病危,便是他从鬼门关拉回来的。”“哦”一声,墨九眼睛微亮。这事干系到自身,她虽不太信任萧乾,却也上心。“他有那么厉害?”蓝姑姑点头:“要不然,他也不会有‘判官六’的绰号了。”墨九不解,“判官六?好像很牛的样子?”很牛是什么意思,蓝姑姑不懂,她继续给墨九科谱,“那可真真了不得,他说哪个人没了寿数,哪个人就没得活了,比阎王殿的判官还要准……可他也轻易不肯治人,便是皇子皇孙要死了,也没人能逼他。”墨九眯眼:“……”牛逼吹大了吧?蓝姑姑忽略了她的嘲讽脸,津津有味的八卦,“萧家这两年在南荣如日中天,也因了这六郎。姑娘莫看他年岁不大,却掌着枢密院,动辄调拨千军万马,威风着哩……”后面蓝姑姑又说了一堆,墨九没太注意听。只大抵晓得枢密院是这个时代的最高军事行政机关,直接秉承圣意,掌兵籍、虎符,享有调发军队的权利。不过,枢密使大人到底有多厉害,她不太上心。因为她压根儿就没打算与这家人有什么牵连。萧家那个大火坑,她可不准备跳。“南荣这般繁华,咱家不该缺银子才对?”她的注意力,已经被热闹的街市吸引了去。盱眙此地,有一个极大的榷场。这榷场与别的贸易市场不同,是由朝廷设在边界地的互市市场。近几十年来,南荣与临近的珒、勐、西越等国不时发生摩擦,战一战,停一停,打来打去,谁也干不掉谁。于是,打完了,总得抓一抓经济,这榷场便成了各国趁着停战时期互通有无的一个重要渠道。榷场很热闹,贩卖的物种也丰富。茶、盐、毛、皮、布样样皆有,墨九看得眼花缭乱,自动忽略了盱眙人民对她这只害虫的注目礼,兴奋得像一只采花的蜜蜂,东瞧西看,大有旅游时逛入古街古巷的稀奇。“这朝代狗的屁(GDP)一定很高吧?”蓝姑姑习惯了她语无伦次,却也不追问什么是“狗的屁”,只满心都是泪——这姑娘是和狗干上了啊?逛了一个通场,墨九越走越偏,眼看就要走到临河,蓝姑姑赶紧拉住她。“姑娘,那边不安生,我们回去吧?”墨九也不转头,只淡淡笑道:“大白天的,怕什么?”“河对岸的泗州,是珒人治下。虽这两年没有战事,可珒人茹毛饮血,杀人不眨眼的,尤其……”看着墨九一身细皮嫩肉,柔枝软柳的样子,蓝姑姑更紧张了,“姑娘这么俊,若被盯上……”被夸漂亮总是高兴的,墨九笑眯眯点头。“你这个人就是实在,那我们回吧。”她逛的地方,位于墨家老宅的后方。原是想仔瞅仔细墨家宅基地的风水,顺便瞄一眼附近的山河走势,看看有没有机会发家致富——如今姓萧的欺她们,不就是没有钱吗?有了钱,哪需理会他?不过蓝姑姑不放心,她也不想给她添麻烦,若不然她一急之下中了风,又是一桩罪孽。两人沿着河岸往回走,还没上大道,便听到有人哭啼。“呜,呜,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了……”墨九循声望去,只见道边一颗大柳树下,两个粗壮汉子用麻绳绑了一个小姑娘,像拖牲口似的往前走。那小姑娘约摸十来岁,双手反剪,膝盖都磨出了血皮,可那俩混账却毫无怜悯之心。“晦气!哭个卵啊。你他娘的再嚎一声,老子弄了你。”说话的汉子夹着一口半生不熟的江淮官话,口音有明显差别,墨九不由多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这俩人长相也有些特别……蓝姑姑怕她发疯,紧张地扯住她的胳膊,“姑娘快走!”墨九没有自不量力的习惯,低头便走。“官府在哪?赶紧去报官……”蓝姑姑脚都软了,“我的姑奶奶,你别找事了。那小丫头一看便是卖给人家的瘦马……这年头,干这门营生的人,哪个不是衙门的堂上客,咱犯不着惹这些官司。”“瘦马?”墨九好奇,“她分明是个人,哪里是马?”蓝姑姑发现她家姑娘逃了一圈,智商更为捉急了,也不解释,只一脸哀伤地拖着她快步离开,“人家爹娘都不心疼,咱管不着,赶紧回罢,下午你还要出嫁呢。”“哦。”墨九这才想起自个身上的烂摊子。……加快脚步,她往回走,看见停在前方道旁马车,还有一只探出车帘的狗头,倏地定住,在那俩汉子的打骂声里,大步调头过去,“喂,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你们好大的胆子?”她的抱不平打得莫名其妙。蓝姑姑瞪大眼睛,像看着一个傻逼。两个壮汉也没反应过来,愣愣看着她的脸。好一会,其中一个稍高个头的汉子才淫歪歪笑着,按了按腰上大刀,咧着满口大黑牙发笑,“好俊的小娘们儿,嘿嘿嘿。乖乖,你若肯跟大爷走,大爷便放了她。”墨九清了清嗓子,“你再说一遍。”她的反应出乎意料,那汉子又重复一遍,“用你换她……”墨九眼风乱转,斜向街角,“我说前一句。”汉子一愣,“小娘们儿……”墨九猛地一脚踹过去,正中那人裆部,“你不知道我最讨厌别人叫我小娘们儿吗?太不尊重女性了,没文化。”蓝姑姑捂脸,“……”那汉子捂裆,痛得冷汗直冒,扭曲着脸,“兀泽利,愣着干什么,快给老子抓了这小娘们儿!嘶,疼死我了。”墨九往后退一步,“蓝姑姑,快跑!”她喊完,发现身边已空无一人。蓝姑姑早已奔出了三丈开外。墨九怒而大吼,“靠,你个没义气的!”蓝姑姑回头,“姑娘,我去叫人——”然后她就看见了从马车上缓步过来的萧乾,身边跟着一条摇头摆尾的旺财,在晨初的薄雾中,看上去颇有几分道骨仙风般的山高水远,却也凉薄如冥界霜花。蓝姑姑如逢大赦,“郎君,快救救姑娘……”萧乾看一眼墨九的方向,侧身而过,继续遛狗。“嗳——”墨九急了,先前她正是因为看见这厮才敢出头救人的,再怎么说他也是吃官家饭的,总不会坐视不管吧?可看他的样子,她分明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姓萧的!”萧乾迎着河风徐步而去,充耳不闻。墨九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厮居然真的袖手旁观。“亲,我是你大嫂啊?你不能给咱家攒点脸面?”两个粗壮汉子面面相觑,先还有点顾及,可看萧乾根本不识得她的样子,不免又淫笑着猖狂起来,狠狠把麻绳的另一头套在她身上,与那个哭哭啼啼的小丫头勒在一起,哈哈大笑。“小娘们儿,是你送上门来的,可怪不得老子!”墨九痛心疾首地看着那个遛狗的潇洒背影,“这不科学……”------题外话------小剧场——墨九:顺手救个人,也不影响遛狗撒?萧乾:会影响狗的毛色质量,心理健康,后代繁殖,毕竟不好让旺财看见那么污秽的东西。墨九(咬牙):真是哔了狗了!旺财(汪汪):这不科学,为什么人人都哔狗?众妞儿:为小剧场点赞,旺财再叫一个。旺财(口吐泡沫倒地不起):这真的不科学啊。

孤王寡女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