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22193) 孤王寡女 [288]坑深286米,南北公主同嫁一人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全本书屋官网
[288]坑深286米,南北公主同嫁一人

[288]坑深286米,南北公主同嫁一人

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

腊月天至,哈拉和林飞雪连天。

万众瞩目中,苏赫王爷与南北两位公主的大婚,转瞬就到了。

腊月初八,大婚前一日,王府就已披红挂彩,装点一新,一派喜气洋洋。那热闹的喜气,从府中延伸到了哈拉和林的城池,街道上的人们来来去去,兴奋地议论着,指点着,嘈杂着,甚至涌入王府的街巷对面去看热闹。

两位公主同时出嫁,这本就难得一见,何况一位北勐公主是大汗的义妹,天下闻名的墨家钜子墨九,另一位南荣的紫妍公主,也是景昌帝的嫡亲堂妹。一南一北二帝之妹,同时嫁给苏赫王爷一人做平妻,皆为王妃,对老百姓来说,这样引人遐想的香艳逸事,足够热闹一阵子了。

于是,苏赫王爷也算人人称羡了。

仕途一帆风顺,被大汗重用。

容颜丑陋却同娶二美,艳福不浅。

初八晌午一过,万安宫就有嬷嬷抬了轿子前来棱台坊接墨九入宫。

因赛罕公主的公主府尚未完工,蒙合大汗安排墨九入宫待嫁。

理由很简单,贵为北勐公主,在王府出嫁显得对她不够重视,亦对北勐皇室不够尊重。大汗是公主的义兄,让她从万安宫出嫁,合情合理,又体面尊贵,让她今后在王府里,不至于被南荣公主给比下去。

理由很充分,可墨九却以眼睛不便为由,拒绝了。

嬷嬷左劝右劝,她就一句话:不去。

墨九的脾气硬得很,向来说一不二,尤其怀孕之后,更是钢硬了几分。带着肚子,她怎么敢去万安宫那种地方?宫中素来吃人不吐骨头,宫中的女人更是可怕。人人都知道蒙合对她有想法,他那些女人会不知道吗?

就算蒙合不害她,谁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

她的冷漠和坚持,让前来接人的嬷嬷吃了挂落,只得灰溜溜回万安宫复命了。

蒙合一听,当即就有点生气。

这叫什么?给脸不要脸啊!

对于墨九这个女人,蒙合有时候着实恨得牙根儿痒。

可往往她就有这本事,逼得他无奈,也无法。

当然,这世上的男人真没有几个怕女人的。

一般而言,顾及她,只因为在意。

这个没有到手的墨九,对于蒙合来说,就是一根随时刺挠他神经的刺。痒痒的,酥酥的,一挠一挠的,挠得他心里头躁得慌。却来不得强,使不得的,越得不到,越想得紧。越想得紧,偏生就得不到。于是,一面喜欢,一面又恨,时时刻刻都想抓狂。

事到临头,墨九又给他出了难题。

于是,蒙合奈何不了她,就提出了一个折中的建议。

他让嬷嬷再去传话墨九。一个北勐公主住在苏赫的王爷出嫁,实在太不成体统了。让她无论如何也得离开王府,为了方便,不如索性就住到紫妍公主的临时府邸里,与紫妍公主一起出嫁,这样也方便大婚仪程。

这一次,墨九深思一瞬,就同意了。

但想一想,心底亦有些发凉。

那天宋妍偷偷乔装成苏赫的随从来见她的事情,蒙合到底知不知情?

他这样的安排,到底是巧合,还是听到些风声?

不过,她与宋妍旧识,本也众所周知。

迟疑一下,她觉得去那里也好。

一来不好三番五次拂了蒙合的意思,在这个当口上得罪了他,逼得他又使出什么另外的歹毒法子。嬷嬷两次来棱台坊,对这件事情的在意,让她明显地感觉到,蒙合此举不仅仅出于对她和北勐皇室的“尊重”,也许还要把他支开王府。

二来么,当然也为了宋妍。

自从那日离去,她们就没有机会见面。

她很挂念宋妍,由心的挂念——

在北勐,除了塔塔敏,她也没有什么朋友。但塔塔敏与她,到底隔了一层关系,尤其在这样敏感的事情上,她无法真正与塔塔敏交心,有一些私事和心里话,也完全不能与塔塔敏说。而塔塔敏自己,也有一堆焦头烂额的烦心事,不得轻松。

知晓墨九怀孕,塔塔敏过来瞅过她几次。

但每次坐一会儿,两个人也就无话可说了。

相比之下,宋妍不同。她们算旧时的友人,吵过嘴,打个架,也同甘共苦过,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一起看尽了悲欢离合,对彼此也知根知底,说起话来,顾虑要少得多。

“麻烦嬷嬷回去告诉汗兄,就依他之言了。”

嬷嬷大喜,不停磕头谢恩,仿佛得到大赦。

“多谢赛罕公主体恤,奴才这就回禀大汗知晓。”

落下一颗悬了半天的心头巨石,嬷嬷飞奔离府而去。

墨九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托着腮思衬一会,突然半眯着眼睛侧头,看向坐在一边,始终一言不发的墨妄。

“师兄,我们也准备一下吧。”

墨妄看过来,似乎有疑惑,“小九当真要离府吗?”

墨九点点头,微微一笑,“大汗让我去紫妍公主那里待嫁,自然不可不从。但这个时候去唠扰公主清静。好像空着手,也不妥当?你差人备些礼物带上吧。”

礼物?

墨九吝啬得一毛不拔,哪会有什么值钱的礼物舍得送人?

除非——

墨妄动一下嘴皮,就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了。

棱台坊根本没有值钱的金贵大礼,只有两车从阴山带过来的火器。

他低头,拱手欠身,“明白了,这就去办。”

墨九眯了眯眼,揉了揉不太舒服的眼睛,又道:“留下一半给萧六郎。剩下的我们都带走。”

“是。”

对于墨九的安排,墨妄很少提出什么反对意见。

他说罢就起身,往客堂外面走,可墨九却在这时喊住他。

“告诉兄弟们,明儿姐姐要出嫁了,让他们都醒着点,把眼睛放亮点!”

“知道了!”墨妄视线微凝,深深看她一眼,匆匆离去。

……

……

万安宫里。

蒙合刚刚结束和几位心腹大臣的国政议事,就看到嬷嬷匆匆过来,搓着手站在门外,不敢进来。他微微眯了眯眼,摆摆手。

“你们都下去吧,按商议的办。”

“喏。”几个大臣鱼贯而出,嬷嬷赶紧闪身进来,叩见了大汗,把墨九的话一字不漏地复述了一遍,看蒙合面上无喜无忧,没有半点情绪,又紧张地咽了一下唾沫。

“赛罕公主的眼睛是不大好,我瞅着,也怪心疼的,见光就流泪,视物亦是不清,她不愿入宫来,也是怕麻烦大汗——”

“多嘴!”墨九怎么想的,蒙合会不知道吗?

这嬷嬷的马屁明显没有拍对地方,让蒙合心里极其不悦。

摆摆手,他不耐烦地让她下去了,静了一瞬,又沉声叫“森敦”。

森敦一直等在外面,听到他唤,赶紧进去。

“大汗!”

蒙合阴凉着脸,看他片刻,沉沉问:“大婚的事,都安排好了?”

森敦低头,恭顺地回复,“都照大汗的意思,做好了安排。”

说到这里,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冷不丁又抬头。

“大汗做这些,可是为了那个女人吗?”

一听“那个女人”,蒙合眸底射出一束阴鸷的目光。

“赛罕公主是我的义妹,不是那个女人。”

森敦一惊,惊觉失态,赶紧垂头告歉,“属下失言!大汗恕罪。”

哼一声,蒙合拿过桌上的茶水,轻轻喝一口,不冷不热地瞥他,“你只需按我的交待做就行,其他的事,一概不用多问。我把怯薛军交你手上,并非让你插手我私事的。”小小的警告了一下,他见森敦点头称是,样子老实了许多,又稍稍缓和了神色,问了一些大婚上的事情,尔后,突然又问。

“来哈拉和林恭贺苏赫王爷大婚的,都有哪些人?”

“回大汗,四领各国都有来使。西越国主,蒙尔伊国主,后珒国主,都带着随从亲至哈拉和林。其余诸国,亦有使臣带贺礼和国书,传达了对大汗的仰慕……”

“后珒?”听到完颜修的时候,蒙合轻捋小胡子的手,微微一顿,厉目中似有火花在燃烧,“他胆子还挺大,前阵子纳木罕联合后珒造反的事,他当成不知情吗?”

森敦迟疑一下,小声道:“属下以为,完颜修此番前来哈拉和林,正是为了借大婚之机,向大汗澄清这一点。大汗和他都清楚,纳木罕所谓的联合后珒,根本就子乌虚有的事。完颜修平白背上一口黑锅,肯定不甘不愿,又怕大汗借此找他的麻烦,后珒初立,万事待兴,完颜修在这个时候,自然不愿与北勐为敌,借机前来讨好也是有的。”

“哼!”

蒙合似乎接受了森敦的说法。

但他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得意之神。

他是一个算得上人物的男人,不会对任何的阿谀逢迎表现出小家子气的欣喜。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人家敬他,并非真正的服他,只不过现在怕他,怕了北勐的铁骑。一旦北勐失去这种征服的武力,这些人,每个都恨不得踩他一脚,恨不得占他的土地,抢他的女人,夺他的江山——

保持清醒的头脑,一直是蒙合取胜的关键。

沉思一会儿,他手指摩挲着椅子的扶手,锐利的视线突然看向森敦。

“把这些国主和来使都安顿好,不得出任何纰漏,否则,我拿你是问。”

“得令!”森敦赶紧应了。

看他紧张的样子,蒙合似乎满意了,又捋着小胡子缓缓一笑。

“还有,两位公主的府邸,务必守卫好了,最好水都泼不进去才妥当!新娘子嘛,一定要保护好了。”

“是!”森敦依旧低着头,再次应声。

点点头,蒙合好久没有说话。

殿内安静了片刻,蒙合看着被北风吹得呼啦作响的窗帘,突然一笑,呵了呵手,换个位置,坐到桌案边上,提笔唰唰写了几个字。森敦瞄过去,居然是汉字,他稍稍诧异一下,很快,蒙合写完,吹了吹字条,等字迹干透,慢慢折起来,塞入一个信封里,递了过来。

“把这个带上!”

森敦接过信封一看。

封上没有字,他不解地问:“此信,交予谁人?”

蒙合半阖着眼,含笑冲他招了招手。

森敦赶紧凑过耳朵去,却听蒙合用极低的声音,与他耳语了几个字。

“如此这般,办去吧。”

森敦心里一惊,赶紧把信收入怀,抚胸欠身。

“喏!”

蒙合慢条斯理地躺回椅子上,手抚暖炉,声音悠悠的。

“去吧,我静一静,太累了!”

……

今儿萧乾没有离府,墨九让人请他过来,两个人关在房门里“叙了一会情”,墨九就出了房门,穿着厚厚的毛皮大氅,戴着大大的风雨帽,裹得密不透风地领着一群墨家弟子从棱台坊出去,上了备好马车,带着几辆扎着红绸的“嫁妆”,浩浩荡荡往王府大门去,准备前往紫妍公主的临时府宅。

一路上,她高调得很。

撩着帘子,四处观看府中的大婚布置。

就好像——她真的全部都看得见似的。

偶尔遇上府中仆役在路边请安,她浅浅含笑,宛然一副待嫁新娘的样子,娇羞无限。却不知,嫁了几次,穿了几次嫁衣的她,其实对这个事儿,尤其今天这样有预谋的大婚,根本就麻木,哪怕要嫁的人是萧乾,心中也没有什么喜气,有的只有担忧。

但不喜,也得装出来喜。

她一脸挂着笑,听人家偷偷对她窃窃,颇有几分玩味。

穿越一回,能混得臭名远播也算是一件本事吧?

心里嘲弄地笑着,她不动声色,直到马车突然停下了。

王府侧门,只容一辆马车通行。

而他们出行的马车前面,正好堵了一辆两驾的马车要进门。

那马车敦实,厚扎,是萧乾孝顺给陆机老人的座驾,整个王府的人都知道。

狂飞的风雨中,马车帘子慢蟃撩开了,坐在里面的人,一个是陆机,另一个,正是温静姝。

从围猎场回来,墨九就没有见过这两个人。没有想到,如今就要大婚了,居然狭路相逢。嗯,她和这二位也算有缘了。老实说,她也有点好奇,温小姐现在什么心情?不仅她讨厌的墨九要嫁给萧乾了,连宋妍都有份做一回萧乾的新娘,温小姐心里刀扎一般疼痛吧?

突然的,墨九忍不住想笑。

不顾外面冷冽的天气,她把帘子撩得高高,探头看向几步之遥的模糊人影。

“师父?师妹?你们刚刚回府啊?是赶着回来参加我和王爷的大婚之礼吗?”

已经了墨九的样子,陆机老人和温静姝都见怪不怪。

只不过,讨厌的人,不管多了解,只会越来越讨厌而已。就像陆机对墨九,其实围猎场上的事情,他大概已经知道了一些。温静姝突然变哑,舌头受伤,口不而言,那药物他只一探,就清楚是萧乾下的手。但萧乾不曾对他明言,他也没有去追究,甚至于,都没有对温静姝拖以援手,把她彻底治愈。

原因只有一个——萧乾的身份。

那天他无意透露了此事,原就有些后悔。

没有想到,真的惹出了事端来。

萧乾的做法,是要告诉他,他想让温静姝闭嘴。

他为什么这么做,陆机猜到了。一定是温静姝因为和墨九争宠做了什么。

这也让他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说到底,萧乾在他心底的地位,比起温静姝还是高了许久。

他对温静姝再好,心还是偏向萧乾的。

两个都是徒弟,一个因为爱,一个因为愧,能一样吗?

对萧乾做的事,他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个老头儿性子犟,固执得像头牛。哪怕意识到错了一些什么,也是打死都不肯承认的。哪怕他明知墨九这个姑娘其实也不错,确实配得上他心爱的徒儿,可对她的看法一旦定了形,也实难改变。

所以,看着趾高气扬的墨九,他的第一反应,还是冷哼。

“麻烦让一让路!”

一句话不冷不热的,掩不住的嫌弃,让人听着心里就不舒服。

墨九谁啊?是肯服输的人吗?

她懒洋洋地肘着车窗,扶了扶头上的风雨帽。

“陆老先生,我叫你一声师父,那是看在我故去六郎的分上,你可不要为老不尊,倚老卖老哦?不要忘了,在你面前的人,不仅马上就是苏赫王妃了,还是北勐的赛罕公主,大汗亲自敕封的公主。在这个府上,除了王爷,就数我最大。你不会想告诉我,你比王爷的面子还大吧,必须要我让路?”

陆机一怔,牙咬得紧紧,正要生气,温静姝却扶住了他的胳膊。

他看过去,却见温静姝委屈地摇了摇头。

那个意思,是提醒他不要和墨九争的意思。

可一双眸中透露出来的伤感、落寞,以及痛苦,却赫赫在目。

男人有的时候看女人,那眼光真的笨得要死。尤其陆机这样的人,将温静姝的可怜和墨九的高傲一比较,同情思维就战胜了智商,下意识站在温静姝一边,对墨九的厌恶更胜了几分。

“看来钜子眼睛坏了,也没有收敛好性子。”

说到眼睛坏了,墨九就有些生气。

一个视力正常的人,永远不知视力模糊人的苦。

这陆机老人身为医者,不仅不同情,居然还幸灾乐祸?

太可恨了!他不仁,就别怪她不义了。

呵呵一声,墨九扯着唇角,捋着风雨帽下方的流苏,桀骜的样子,及其拉仇恨。

“我眼睛坏了,不算什么事,毕竟我又不是神医?只可怜的,有些神医,号称举世无双,连徒弟的嗓子都治不了——啧啧,带着治不了的哑巴徒弟四处招摇也就罢了,还坐得这么近,两个人眉来眼去,动手动脚的,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两个有那种关系么?”

前半句还好,后半句对陆机来说,确实歹毒了一点。

想他一辈子洁身自好,那次中毒对温静姝的行为,还让墨九撞见,也就成为了他人生最大的污点——或者说,他为什么对温静姝那么好,有那次的歉疚之心。他又为什么对墨九那么痛恨,其实也因为那次被她撞见。

人的心理应激反应。

对知道他丑事的人,下意识的厌恶,想要疏远。

不过,为了萧乾,彼此不亲近,好歹也不至于有互揭老底的仇恨。

陆机身为长辈,觉得教训墨九几句没有什么,根本想不到,墨九居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样的话来。

一时间,他气极攻心,颤抖着手,指着墨九。

“你,你——你个——”

“我?我?我怎么了我?”墨九抬高下巴,那模样儿老实说,连她自己看了估计也想呸一声,太招人恨了,一句句全是尖酸刻薄,“陆老先生啊,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和你的爱徒做的那些腌脏事,我真不想说出来,怕脏了嘴。所以啊,你还是先教育好自己和你的爱徒,再来管教我吧?”

“你个女娃子,小小年纪,如此恶毒——”

“谢谢夸奖!你若再拦着我,会有更恶毒的。”微微一笑,墨九懒洋洋哼一声,“所以,还是麻烦陆老先生,闪开!让本公主过去!”

这是蒙合下旨后,她第一次自称公主。

没有想到,居然会是用在陆机的身上。

她其实也算无可奈何,可陆机,却被她气得差点晕过去。

“好,你好!走着瞧!”

她身后有墨家弟子,旁边有北勐守卫。

她马上要做苏赫王妃了,还是蒙合亲封的公主。

陆机能把她怎样?

牙齿一咬,他忍无可忍,冷不丁推开车门,迎着风雪拂袖离去。

他终是下不来台,不愿意当着面给墨九让道,所以——溜了。

但温静姝却可以。她咬一下唇,探出头来,对车夫摇了摇头,摆手指向一边,示意他让路。在放下帘子之前,甚至还对墨九恭敬地笑了一笑,这气度修养,简直让人不得不佩服。

是哑了之后,学乖了?

哦不!墨九不信这个女人会转性子。

陆机有一句话,其实很对。

她墨九眼睛坏了没有变,哪怕瞎了也不会变。

那么,温静姝哑了,就会变吗?若会变,也只会变得更加狠毒而已。

车轮子辗在积雪上,“吱呀”作响。

墨九的马车一步一步逼过去,温静姝的马车一步一步往后退,直到退到门外的角落,让墨九一行人可以顺利通行,方才停下来。墨九没有放下帘子,一直盯着温静姝马车的方向,在与她错开而过的时候,对着那个紧闭的窗口冷飕飕地说了一句。

“如果我是你,会学乖的。至少可以留条命,在余生里,慢慢扎小人诅咒我,你说,对不对?”

车窗的那一边,静悄悄的,只有风雪声盘旋。

温静姝当然不会回答她,也回答不了她。

------题外话------

计划不如变化快,今天想发奋,结果我的小男神突然生病,呕吐腹痛,被老师召唤过去,一直在医院跑上跑下,弄到现在,也只写了6000字——

咱们明天见,精彩在后面,不要放弃二锦和我们的六九哦。

T

孤王寡女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