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22193) 孤王寡女 [287]坑深285米,鸿鹄低鸣至此,将变(二更)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全本书屋官网
[287]坑深285米,鸿鹄低鸣至此,将变(二更)

[287]坑深285米,鸿鹄低鸣至此,将变(二更)

河在,人不在。

家在,父母不在。

宋妍撒掉骨灰,闭门不出,连皇室为诚王举办的丧礼,她都没有参加,也不见任何人。

但这并没有能阻止事情的继续发酵。

十日后,诚王和诚王妃头七刚过,诚王府就接到了赐婚的圣旨,要让“贤良端方”的紫妍公主远嫁北勐。

用女人换和平,以艳美之姿解决北勐一步步逼近的硝烟,以女儿之身做男儿亦办不到的事情。在古时候,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而且诚王夫妻都不在了,最适合远嫁的人,好像还真就属宋妍了。

故而一纸圣旨,连波澜都没起,现没有人反对。

举朝皆云:陛下圣明。

呵呵一声,宋妍突然笑了起来,就那样撩眼看向墨九。

“可笑吧?当真可笑!”

说完这些,她的眼眶里已包满了泪水,却没有掉下来。

母亲死的时候,她没有哭,为了安抚父亲。

父亲死的时候,她也没有哭,因为没有人会在意她的眼泪了。

被赐婚远嫁北勐的时候,她更没有哭,因为她不想让坏人笑话。

可这个时候,看着墨九,这个她在这世上唯一可以诉说委屈的人,她再也装不了坚强,装不了无所谓,装不了可以将整个天下人都不看在眼里的冷傲——

她心里苦死了。

她想让父母都安康在世,看见他们恩爱的在一起。

她想让父母看见她懂事,看见她终于长大了。

可奢望而已。

失去的,终究已经失去。

如今的她,空有公主之名,其实一无所有。

北勐和南荣的关系早已不若当初,爆发全面战争只有早晚。那么,一个生存在北勐的南荣公主,无非一个政治傀儡,还是一个可悲的“性傀儡”。说得好听一点是嫁人,说得难听一点,就是一个货物。

“墨九。”宋妍拭了一下眼睛,“你说,我怎么办?那个苏赫——”

她心里对墨九跟的这个男人,也有疑惑,也奇怪墨九居然会委身一个北勐王爷,还为他怀上了孩儿,所以心里也藏了十万个为什么。

可不待她问完,墨九却有意无意地打断了她,反问了另一个问题。

“谢皇太后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景昌皇帝,又在做什么?他就任由自己的后宫,被一个女人把持,做这些……违背人伦的事情?”

“他?”宋妍冷笑,“来北勐之前,我已许久不曾见过他了。”

“不曾见他,是何意?”墨九挑高眉头,有些奇怪。

宋熹初登大位,不应当时时在人前出现的吗?

宋妍看着她的眼神,突然有些着恼。

“墨九,你还在意他?”

墨九眯了眯眼,瞅着模糊中带着重影的宋妍,有一点哭笑不得,“你这个人,心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感了?我不是在关心你吗?何来在意他?我就想不明白而已,宋熹好歹与你是亲生的堂兄妹吧,谢皇太后对你无情,他能对你无情吗?谢皇太后就算是他妈,如果他愿意阻止,也不会没有办法的啊?他都不干涉吗?”

“干涉什么?一个昏聩之君!”宋妍几乎咬牙切齿说出了“昏聩”之词,可见她对宋熹的恨意并不比谢皇太后少,不屑地哼一声,她斜眼瞄墨九。

“亏你还以为他是个好人?一心惦记着他的好吧?不怕实话告诉你,你也别伤心。自打那个谢青嬗怀上龙种,出门就是一副娇弱柔柳的样子,事事周全,贤惠皇后啊,温柔的、仁爱的,软弱得不得了。皇帝把谢皇后当成宝贝似的宠着,菩萨似的供着,容不得她蹙半分眉,容不得她有一丝不高兴。谢皇后哪天不开心了,那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大事。”

听到这里,墨九眉心都蹙紧了。

东寂……宠妻没错。

可宠到这样的程度,不分青红皂白,那也太可疑了啊?

他压根儿就不是这样的人。墨九很肯定。

然而,事实就摆在眼前,也容不得她分辨。

不是当事人,不解当时情,她只能沉默地听。

宋妍对谢氏有怨恨,说的话自然也带了强烈的主观色彩,几乎字字咬牙,“后来,谢氏也不知哪里找来的太医,把脉说谢青嬗这一胎必生皇子,皇帝更是乐坏了吧?为此,还曾大赦天下。墨九你想啊,谢皇后给皇帝吹的枕头风多了,总会有几句入得他的耳朵吧?日久天长,他本身到底也是谢氏所出,谢氏的家破人亡,左不过也算在萧家的头上。一来二去,哪里还顾得上他的皇叔,他的堂妹?还不由着大小谢氏两个女人捏巴?”

心里暗暗一惊,墨九想想也是。

一个男人每天听自己女人旁敲侧鼓,慢慢的,假的也就真了。

就像她对萧乾潜移默化的影响,不也就是这样的?

默了一下,她提出了自己最大的担心。

“妍儿,听你这么说,难道如今,谢氏两后已把持了南荣朝政?”

“那倒也不至于。她们也没那么大的本事,宋熹那人你也知道,有几个人能真正左右得了他?除非他愿意。”宋妍叹息一声,红红的眼睛里满带恨意,“对那些朝堂之事,我也懂得不多,大事上,宋熹会不会让他们插手,我亦不知。但对于萧家的迫害,宋熹始终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你都不知道,那个萧太妃——”

说到这里,她看一眼墨九,又烦躁地住了声。

“算了算了,你怀着身子,我就不说了。”

“我怀着身子又怎么听不得了?”墨九手心轻轻搭上小腹,目光凉凉的,带了一丝凉笑,“我墨九的孩儿,若是这点都受不得,还怎么好意思蹦哒出来喊我一声娘?说吧。”

宋妍见她执意,加上这些话也在心里憋久了,实在找不到人说,如今听她问起,终是藏不住,“萧家五百余口一刀毙命了,其实想来,也落了一个好死,少遭了不少的罪。可萧太妃就惨了,被谢皇太后锁在冷宫,受尽了折腾。”

润一下唇,她眉心拧紧,像不堪回往一般,声音都有一丝沙哑,“我母妃生前,曾托了人情,偷偷入宫看过她一次,回来就趴在床上掩面哭泣。背开我与我父王诉说,说她的姐姐所受的折腾,让她很想给她一个痛快。我偷偷躲在帘子后,都听见了……墨九,我实说不出口。血腥,太血腥了!杀人不过头点地,如此折磨于人,简直蛇蝎不如啊!”

墨九狠狠抽了一口气。

古代皇室妇人折腾妇人的法子,她以前翻过一些书籍,大概知道一些。

有的确实惨不忍睹,比如吕后收拾戚夫人的——做成人彘。

想一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就算谢氏不比吕后,手段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个雍容华贵、温柔美好的萧妃娘娘,柔弱的身子怎生受得?

她突然地心痛起来,莫名地将手指攥紧,狠狠咬牙。

“希望萧太妃可以忍着,忍着泪,忍着血,撑下去,活着撑下去,等着血债血偿的一天!”

等她的侄儿打回去,到时候谢氏就由着她蒸剐了。

她这般想着,说得轻松。可宋妍听了,却吃了一惊,然后——沉默了。

接着,盯着墨九,两行泪水就从他的眼底流了出来。

“墨九——”冷不丁唤她一声,她紧紧地握住墨九双手,几乎涕不成声,“我差一点就误会你了。我乍然听到你的消息时,还曾想过,你甘愿这般没名没分地跟了那个苏赫王爷,不顾他奇丑的长相,是对我六表哥的不忠,也许是贪图一些什么,后来想想,依你的为人,又不太可能,于是,左思右想,始终想不明白为了什么。”

吸一下鼻子,她泪水淌得更厉害了。

抬起袖子,擦拭一下,她撇着嘴露出一丝笑,“现在我终于明白,原来你想得这样远,这样深。你是为了萧家,为了给六表哥报仇才委身于他的吧?墨九,真是——苦了你了。”

墨九听着,不知如何应答。

宋妍却以为她是难过,盯着她,突然银牙一咬,泪光楚楚望她。

“若那个苏赫王爷是一个酒色之徒,墨九,你让我来!”

“额,不——”

“你不必顾及我。”宋妍握住她手更紧了,“我什么都没有了,也就什么都不怕了。这身子也不值什么。他若要,便随他要了去,只要有朝一日,他能为我父母报仇,能帮我手刃谢氏。失去什么,我都不怕了,哪会在乎这破身子?”

“啊!不不不,妍儿,不是这样的。”

墨九呜呼哀哉,生怕她误会,考虑一下才叹息。

“苏赫并非酒色之徒,他其实……嗯,是个好人。对我,也是真心喜爱。我对他……亦是有……有感激之情的。”

说着,她反手紧握宋妍的手,宽慰她。并且,也顺着宋妍为她找的“借口”编了故事下去。毕竟目前,她其实也找不到可以让宋妍信服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她要跟苏赫,还要为他生孩子。

“你放心吧。王爷已经答应我,一定会报仇的。我想,北勐骑兵很快就要南下了。”

“……是吗?”宋妍愣了一下,脸上无喜,亦无忧,有的只是一种茫然。

她是姓宋的,南荣皇室,是她家族的江山。

虽然她现在人在北勐,飘离在外,却也与宋室江山捆绑在一起。

宋室南荣若真的灭亡,她又会有怎样的命运。

不敢想!她真的不敢想,一个亡国公主的未来。

墨九理解她的徬徨与无助,却无法说得更多。

家国大事,对女儿家来说,到底还是太远了。为了不让宋妍继续想那些烦心之事,她借口眼睛不好,好久没出过门了,让宋妍扶着她的手,去棱台坊的院子逛了一圈,又领着她去看戏台,看与南荣相似的园子与布置,让宋妍找到一点家乡的感觉。

没曾想,远在千里之外,熟悉的画面,却换了宋妍一顿伤心。

“父王、母妃,你们在哪里——妍儿好想你们——”

趴在戏台的台脚上,宋妍仰望天上悠悠白云,冷不丁,失声痛哭。

憋得太久了!

墨九叹息,摸摸她的头,亦是无言。

……

……

这一年的冬天格外的冷。

可哈拉和林的热闹事儿,却一出接一出,没完没了,把这个被寒雪覆盖的城市点缀得热火朝天。百姓们冬天都没有什么可忙活的,每天吃过饭,就哈着手,踩着冰封的街道,顶着漫天的风雪,凑到酒肆花楼中凑一凑热闹,唠几句时下最热的话题。

南荣的紫妍公主嫁仪到了,大婚也就快了。

北勐对于婚礼没有南荣那么多的繁文缛节和讲究,看日子主要靠心情——或不,看天神。

天神是北勐人的信仰。

于是,那顺这个最接近天神的巫师,就成了择日子和准备大婚祭祀仪程的人。

那顺是苏赫王爷的“师父”,也算是养父。作为北勐第一巫师,他在这个事情上还是很有话语权的。阿依古长公主令其为大婚择日,亦交托了完全的信任。

但那顺,一切都听萧乾的。

他没有过多墨迹,次日就把用北勐语写成的正式书函呈了上去,日子也就选定了。苏赫王爷与北勐赛罕公主、南荣紫妍公主的大婚之日,就选在了下个月初——也就是南荣历的腊月初十。

进入腊月,哈拉和林更冷了,离南荣人的大年也近了。

哈拉和林是一座极为开放的国际化城市,这里住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种,于是,有相当一部分南荣人也要过“新年”的,有需求就有买卖,故而,在这样一段等待盛世大婚的日子,街道上也就更加热闹了几分。

墨九以前用公历,后来用农历,慢慢也就习惯了。

实际上,在哈拉和林的北勐人,一部分受汉化的严肃影响,会使用更为科学的农历,但一部分老人用的还是北勐历,北勐的官方文书,也基本上使用北勐历法计年。

他们的日期计算,与南荣人不一样。

但墨九已经很难改掉习惯了,他周围的人,也大多都是南人,包括萧乾自己,都习惯了使用传统意识的农历,对北勐历毫无概念。故而,但凡有北勐历的地方,基本都被他们自动换算了过来。

北勐人不过南边的“大年”,但这个年底比却过年还要热闹。

在比武夺帅之后,苏赫王爷摇身一变,变成了北勐军中最大的掌权者——镇南大元帅,蒙合虽然没有做南下的打算,但还是放手给萧乾去处理一些军队事务,并没有做出排外的举动。他一向是个圣明的皇帝,便有一肚子的不满,也绝不会在大事上表现得小肚鸡肠。

往往自负的人,总会高看自己一点。

哪怕他对苏赫的防备心已上升到了极点,但丝毫不防碍他笑盈盈对苏赫称兄道弟,让举朝的宗族和臣工都以为他掏心掏肺的对着苏赫,生生给苏赫营造出了一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错觉。

尤其,对苏赫的大婚,蒙合很重视,甚至比他当初自己娶王妃都来得紧张。

高处不胜寒,说得就是此时的苏赫。

一万个人都盯着他,出不得一点差错。

于上,大汗关注着的这个大婚之礼,也就显得更加不寻常了。

但其意义么……也令人不得不深思。

北勐与南荣的关系,大家都心知肚明了。

苏赫一旦娶了南荣的公主,也就与南荣有了裙带关系,到时候,一旦两国干战,苏赫的身份就会非常的敏感,南荣的驸马爷啊?领兵合适么?如何服得北勐将士的心?那么,若届时北勐举兵南下,这个南荣公主的结局,就令人堪忧。

姻亲关系,在古时最为微妙……

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儿,干系重大。

但婚仪已呈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关于宋妍的事情,当天晚上,墨九就与萧乾仔细谈过了。

事实上,在此之前,墨九一直没有关注过南荣那边的事态变态,也因为怀孕,好多信息都被人为的屏蔽了。她没有想到,诚王和诚王妃的事时,不仅萧乾上个月就已然知晓,就连墨妄也是知情的。

可他们都瞒着她,不想让她多操心。

“好吧,那宋妍和你的婚事,你又打算怎么处理?”

她目光幽幽,掩藏着心里的情绪。

关于婚事,萧乾必须娶宋妍,似乎已成必然。

老实说,墨九心里并非没有芥蒂。

虽然萧乾目前用着苏赫的身份,他也早就答应过她,将来要给她一个更为盛大,更为严肃的婚礼,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婚礼。但毕竟这也算她和萧乾的第一次婚礼,和宋妍同时嫁给他,有一点古怪,有一点不是滋味儿了。

为此,她有些闷闷不乐。

但想一想,她披上婚衣也不是第一次。

这件事萧乾也无力阻止,她又有何理由和萧乾置气?

只要他和宋妍不会有别的关系,那就够了,不是吗?

“阿九……”萧乾搂了搂她的胳膊,“不要担心,你懂的。我对宋妍有兄妹之情,绝无男女之爱。如今他父母双亡,无亲无故,除了我这个表哥,谁能照顾她?”

“照顾……嗯,照顾吧。”

叹口气,墨九窝在他的怀里,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萧乾精壮的胸膛,想表现得大气一点,可大概怀孕的缘故,还是忍不住委屈。

“你说这件事整得,不娶她吧,也不行,还得伤她的心。娶她吧,我心里又不太舒服,得伤自己的心。萧六郎,你说,咱们怎么就走到了今日,处处受制于人?真他娘的烦躁!”

“不会太久了,阿九!”萧乾紧紧握住她的手。

夜冷,风寒,墨九怀孕体质似乎变差,双手冰冷。

萧乾心疼了,把她双脚夹住,掌心细细地摩挲着她凉凉的手,一双冷沉的眸子里,亲过一抹坚定的幽光,“阿九,我答应你,这种情形不会持续太久了,很快就会结束,我不会再让你,让我们的儿子,看任何人的脸色。”

说到这里,看到墨九笑着翻起的白眼,他似乎以为她还在为宋妍的事情不高兴,又慎重地执起她的手,用温热的唇轻轻吻了吻,再裹入掌中,细细捏揉,冷不丁就冒出一句。

“傻子,莫再忧心了,可好?我和妍儿的婚礼,你更不必介怀——我想:根本就等不到和她拜堂的了。”

等不到和她拜堂,什么意思?

墨九稍稍一愕,奇怪地抬起头审视他。

可这样的光线下,她这样的视力,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

抿了抿唇,看着他脸上的笑,她突然明白了什么。

“你是说,婚礼的时候,蒙合会发难?”

自从答应了凡事都不再瞒着她之后,萧乾确实改掉了一些独断专横的毛病,但凡可以和墨九说的事儿,他都会一并告之。但这个习惯,在她怀孕之后,又有了改变。墨九怀这一胎,来得突然,胎象始终不稳,孩子也并不康健,萧乾在为她调理身体的同时,也特别注意她的情绪,生怕她有情绪波动,从而影响腹中的胎儿。

所以,诚王和诚王妃以及南荣的事情,他和墨妄都瞒着他,原因就在这里。

可此刻,看她一脸担忧,他终是不忍心,又怕她胡思乱想,也就不得不安抚了。

“蒙合想要你,不会甘心你嫁我,更不会甘心把兵权落于我手。上次校场上的刺杀,一击未成,他再没有了任何风吹草动。你以为,他当真就收敛了吗?”

“原来是他?”墨九有些吃惊,“我还以为是那个将军因嫉生恨,加上吃败得太难看,面子上过不去,这才突然生出了杀意——原来,还有这么一出啊。这个蒙合,太可怕了。我还以为,他给你兵权,是想让你为他卖命,先平南荣,再和你秋后算账呢。”

“以前,他确实有这想法。”

萧乾目光沉沉,“纳木罕之事,让他生了警觉,也有了紧迫感。他有些等不及了,不想再受人掣肘,加上阿依古也着实心急了一些,处处都想插手,想干涉他的决定,已令他相当不快。阿九,一个人坐在了龙椅之上,很多心思都会变的。”

地位不同,想法不同,确实如此。

当初没有做皇帝之前,面对众人挑战,蒙合对于阿依古这个势力滔天的大姑能在关键时候倾力相助,推他一把上位,肯定也曾有过感激的时候吧?

“这世界,最难猜度,是人心呐。”

墨九感慨着,突然紧紧握住萧乾的手,像是想到了什么。

“如此说来,我就明白了。那天的一箭,你是否事先知情了?”

萧乾没有否认。

当时,他借马势躲箭,就是为了不让蒙合看出来,他事先已知情。

然而蒙合眼尖,想来有了怀疑,故而这么久再没有了动静,还把北勐最大的两个骑兵队伍交给他,看似没有芥蒂,其实已有了必杀的念头了。

“可你是怎样知道的?”墨九对他的信息网还是很好奇。

“这个你莫问。”萧乾说罢,想了一下,怕她不高兴,又紧接着补充一句,“我可以告诉你的事,那天校场上暗杀我的家伙,没有死,我下手时故意留了他一命,让声东在处理他的时候,把他关了起来,从而让他吐了一些事情。”

“关于什么的?”

“南下的,当然也包括蒙合计划的一部分。”

“可蒙合以为他死了,会不会改变计划?”

墨九的担心很对,萧乾对她投去赞许的一瞥,突然笑了笑,“来日我的阿九,亦可成为我的军师了。有时候,我常疑惑,阿九一个妇人,不曾出将入相,不曾涉身朝堂,如此通晓那些事情?”

对她身上的疑点,萧乾很少问。

这本来就是一个内敛的男人,有怀疑,也很少说,一般都是自己猜,自己参悟,然后找理由说服自己。看来这个事,是他一直说服不了自己的,这才终于问了墨九。

可墨九能怎么说?:

说她来算异世,早就被历史老师虐待过千百遍了?

背多了历史,就会发现规律都差不多,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了。

不能说,她只能找一个最能服人的理由了。

“开玩笑,我墨家人,藏书千万,书中包罗万象,九爷我天上知一半,地上全知道,简直就是百晓生一样的存在。能让我纡尊降贵给你做军师,王爷啊,你就偷着乐吧!”

骄傲了!

她下巴抬起,一脸得意。

可萧乾如今就喜欢看她这小样子。

这样的她,精神气好,看得人心情愉快。

呵一声笑着,他捏了捏她的鼻子。

“就数你得意!行了吧?”

“嘿嘿!”墨九拔开他的手,缠上去也捏他的鼻子,“那军师问问你,对于蒙合的计划,你可有想好对策?”

“阿九放心。”萧乾就势扼住她的腰,将她的身子往怀里带了带,一只温热的大手突然抚上她的小腹,轻轻的,慢慢的,带着怜惜的,摩挲着,沙哑的声音,也满满都是温暖,“我自有分寸。你要相信你的男人。”

“人家担心嘛。再说,我不是军师吗?说出来,我给你参详参详也好啊?”

萧乾拍拍她的背,半阖着脸,似乎有些疲乏了。

“不必担心了!我萧乾,何时吃过亏?”

墨九白他一眼,“你吃的亏,还少吗?”

轻笑一声,萧乾睁开眼,掐一把她的鼻头。

“会顶嘴了,可不乖!你想一想,我吃亏的情况,不是只有一种吗?”

“什么?”

“我甘愿吃亏。”他眸中含情,“比如对你?”

“好吧!是在下想多了!”墨九好笑地靠过去,将头轻搁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强劲有力且节奏感十足的心跳声,隔了许久,都没有说话。

萧乾半阖眼,亦无语。

窗外寒风呼啸,大雪压顶。

在这样一个冷得刺骨的冬天,两个人安静地躺在温暖的被窝里,静静相拥,即便一句话都没有,但心贴在一起,许就胜过千言万语了。他们这样的一种感情,也不再需要甜言蜜语,不再需要太多解释,就能明白彼此了。

墨九想着,唇角露出一个轻笑。

是的,这样已经很好,很好了。

哪怕她怀孕辛苦,哪怕她的眼睛没有恢复,哪怕她身上还有**蛊,有至今不知什么鬼的失颜症,哪怕他们未来还要面对很多很多的艰难,她想,她都有勇气去面对了。而且,有这样一个怀抱可以依偎,有这样一个男人,用这样的语气告诉她,她的男人什么都可以,让她不用害怕任何,不用担心任何,就足够她心安了。

这个世道,有哪一个女人,能得这般的好?

她一脸的满足,语气也就甜糯。

“萧六郎,我突然觉得好开心。”

“怎么了,傻了?”

“因为我要嫁给你了嘛。”

“嗯。”他摸摸她的头,“这次不算。”

“……”还有不算的?

墨九轻轻一笑,揪着他的前襟,“为啥不算?上次拜堂不算也就是了,这次还不算,那你是想要抵赖吗?”

“嚯。”他笑着,拥住她往怀里深深一带,“我的阿九,必然要我自己娶。不受令于任何人的圣旨,也非任何人的恩赐。是我,是你,是我们两个人要举行一场大婚之礼,要结为夫妻,要让世人都知道。我萧乾娶了你墨九为妻。”

这个男人还真是计较!

形式主义啊!说来说去不都一样?

只不过——权利分配好似不同?

墨九轻轻一嗤,心里却甜得像抹了蜜。

“好吧,王爷,我等着那一天。”

“相信我。阿九,不会让你等太久了。”萧乾听着她的轻嗤,情绪似乎也颇为激动。

或者,这一段时间他们处处被蒙合掣肘,让他也积压了不少的郁气,尤其蒙合还觊觎他的女人,这是让萧乾这样的大男人最不能忍受的一点。此时,拥抱着墨九,他的双臂越来越紧,力道也越来越大,几乎忘记了她肚子里有一个小胎儿,紧得让她差点不能呼吸,他也浑似不知,抚着她的后背,幽沉的声音里,有着一丝无法掩饰的森冷杀气。

“阿九,我不会让你后悔,你的选择。你等着看吧,我要让这个世间,再无人敢对我说不。我要这天下,再也无人敢对我说,他要我的女人。我要让所有伤害过我们的人,都去那修罗地狱——”

说到这里,他突然把下巴落下来,搁在墨九的额头上,徐徐的声音,一字一句都低而哑。

“终有一日,我要把这个世界踩在脚下!而我的身侧,只会容许一人并立——那就是你。阿九,我的妻子。”

墨九心里一窒,默然了片刻。

慢慢的,她亦反手,深深地拥紧他。

“我懂你,六郎,我都懂得。我会等你,和孩子一起等你。”

活了两世,吃了这些苦,她不就为了来等他的么?

是的,她一直相信他。

她相信,他的委屈,他的隐忍,这些恨事,已绵绵长长,沾染了太多人的血,染成了烟雾,笼罩了太多黑暗。而这一切,都将用萧乾手上的剑,层层拨开。待血雾散去,终见天光。是的,上天也该公平一次了,让这些受尽磨难,受尽凄苦的人,得到他们应有的补偿。

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鸿鹄低鸣至此。天下,必将改变!

“萧六郎,我听见了,土壤已在萌芽——”

“阿九……”他激动拥她。

“我不怕等,哪怕等到白发苍苍,我也信你,终有一日马踏天下,开创一片盛世繁华!这,才是我墨九的男人。”

萧乾眼一闭,将所有的脆弱都埋入她的颈窝。

“谢谢你,阿九,谢谢有你。”

千朋万友,不敌她一人懂得。

一世浮尘,独盼她一人痴守。

有她,黄沙千丈,他不再孤寂。

有她,沙场万里,他不再惧怕。

有她,哪怕要颠覆这个世界让人间白骨森森尸横遍野,哪怕只剩他一人执剑天涯,他也要为她换来一个盛放的天下。

------题外话------

二更呐!

从早上写到现在,二锦有木有很给力。

嗯,居然一共更了一万四千多字,快给我一个大大的么么哒!

要大的,要大的!

最后,再一次感谢我亲爱的小主们给二锦的打赏!太感动了,鸡血都打出来了!

PS:一直说的卷三末,真是望山跑死马了。残马锦再估算一下,应该就在明天了。希望我明天也这么发力哇!

孤王寡女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