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65519) 超级鉴宝师 [1803]第1757章 一块茶砖的yòu huò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全本书屋官网
[1803]第1757章 一块茶砖的yòu huò

[1803]第1757章 一块茶砖的yòu huò

苏明看到这个情形,气的忍不住朝张峰翻了好几个白眼,这个张峰,真是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不让人省心。

也亏得那几个人能够这么忍受他,这要换做是他和张峰住一起,估计都要少活几年。

“你也真是够可以的,揣着手机不开机,你真是不知道人家有多着急,赶紧回个diàn

huà吧。”苏明这才把手里的茶水喝了下去。

不过这茶水刚一入口,苏明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水温有些偏低,茶叶在水里泡的太久了,味道有些发涩、发苦,真是可惜了他这一壶好茶。

刚才泡好的茶,他还没来得及喝,就被后面的人过来通知,仓库那边已经盘点好了,等着他过去清点封门。

苏明走的急,也没顾得上茶叶还在水里泡着,急急忙忙的就到后面去干活了,此刻也只能望茶兴叹了。

他朝一直在那边的伙计招招手,“去把这壶里的茶叶和水倒了,用热水涮一下茶壶。”说着把杯里剩余的茶水也一并倒了出去。

张峰正在给王宇打diàn

huà,他相信只要告诉王宇一个人,其余的人也应该就知道了。

果然王宇那边正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这一大早起来谁也没看到张峰,连张父和张母都说没看见张峰下楼。

好不容易等到十点来钟,他再也按捺不住,叫了小黑子上去敲门,看看张峰是不是还没起床。心里想着就算是小黑子吵醒张峰睡觉,张峰也不会责怪他。

毕竟张峰一向对小黑子都很是疼爱,这要是换了别人吵醒了他睡觉,说不定还真是会被训斥一顿。

虽然张峰平时都没有赖床的习惯,但是王宇心里知道,这段时间张峰可谓是身心疲惫,经过拍卖会一役,再加上大观园的事情,让张峰焦头烂额,还得抽出精力来应付欧阳天昊。

再加上张峰的身体才刚刚恢复,而且他的特能之前也消失殆尽,现在体力自然是和寻常人无异,他自然也是不能把张峰再当做以前的超人那般看待了。

偶尔张峰睡到日上三竿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总比他晚上一宿一宿的睡不着觉要好。

只是小黑子下来告诉他们说张峰并不在房内,这下一群人才慌了手脚,这diàn

huà打不通,人也找不到,虽然张峰是个有着意识的成年人,但是现在他毕竟和以前不一样。

而且经过这次拍卖会的事情,搞不好他被什么人给盯上,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就算那些人不是为了钱,没准为了哈尼之心呢?一想到这里,大家自然是慌乱成一团,就差没报警了。

好不容易现在等到了张峰的diàn

huà,一众人等这才松了一口气。张峰也没想到自己无意间的举动会让他们这么担心,此刻心里只有深深的愧疚感。要不是因为自己胡乱走出来,大家也就不会这么着急替自己担忧了。

张峰挂了diàn

huà以后,看到苏明已经重新换了一壶茶,他撇撇嘴说道:“都说大观园的苏掌柜嗜茶如命,刚才那泡茶才喝了几杯,这就换了,看来还是阔绰啊。”

张峰当然知道苏明的一泡茶绝非寻常的茶叶,而且这小子可是从来不会亏待自己的,这一泡茶少则上百,多则上千上万也不是没有的,苏明也不抽烟,不喝酒。

这黄赌毒样样都不沾,唯一的爱好估计也就是喝喝茶了,所以张峰知道,他在茶上面花费的钱,绝对是他所有开销里面最大的。只是看到他这么铺张浪费,张峰也有些看不过去了,不由得开口挖苦了他几句。

苏明一脸惊讶的看着张峰,他冷笑了一声反击道:“不是吧?张老板?您这在拍卖会上砸下的钱可是能够收购几十家茶园的了,我这喝点茶,您在这儿损我呢?要是这么说的话,这茶我可不该泡,这不符合您的身份啊,我得给您换一**八二年的拉菲才行。”

张峰不由得被苏明这酸不拉几的话给逗笑了,他当然知道苏明这里不可能有什么八二年的拉菲,他要是能翻出一块八二年的普洱这倒还是有可能。

“行了行了,别这么阴阳怪气的,我这不是替你心疼钱吗,你说你花在什么地方不好,非得花在这上面,多不值当啊,这喝茶的钱都能讨两个媳妇了。”张峰不由得拿苏明来打趣。

苏明看到张峰这一来就吭哧吭哧喝了他一泡好茶,现在又来说这些风凉话,他顿时有些不悦,脸色瞬间变得有些沉了下来,他对旁边的活计说道:“去,给大老板拿一**矿泉水来,他喝不惯这茶,别糟蹋了。”

苏明这话可谓是丝毫不留情面,仿佛不管张峰是不是什么老板,亦或是旁边还有一个伙计在,他这些话几乎是脱口而出。

张峰看到苏明似乎真的有些不高兴了,他赶紧和颜悦色的对苏明说道:“行行行,当我没说,回头我拿两斤好茶给你赔罪。”其实张峰说的好茶就是上次何轩送给他的两块茶砖。

之前在何家老宅喝的时候张峰觉得这茶还不错,就顺嘴夸了一句,谁知道出来的时候何轩手里就多了两块茶砖,说是让他带回去尝尝,哪知道回去以后他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能把茶砖给弄开。

后来还是他爸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个小起子一样的东西,轻轻几下就把茶砖给劈开了,不过他们自己喝了一次还真是不错,张峰便直接把茶叶给了张父。

不过张父却说着茶后劲太大,下午喝完以后晚上都睡不着,于是家里一直摆着一块茶砖,张峰也不知道那块茶砖多少钱,想着放着也是浪费了,还不如拿来给苏明。

只是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着大观园和拍卖会的事情,他也分身乏术,这件事情便渐渐的忘记了。

这今天好不容易才有机会想起这事儿来,张峰自然是要借花献佛,也免得苏明坐在这里气呼呼的。

原本以为苏明听到这番话应该是开心高兴才是,哪里知道他一张脸还是拉的老长,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两斤?你别不是要去路边摊给我称两斤毛尖吧,那样以后你也别进我这门了,我可真不欢迎你。”

苏明和张峰说这话的同时,一点儿也没忌讳自己只是一个打工的身份,而对面坐着的是他的老板,他只是一个直肠子,直接有什么就说了什么出来。

张峰看到苏明一脸不相信的样子,他便对苏明说道:“那可是何家老宅出来的茶砖,可不是路边小店随随便便买的茶叶,你别在这里瞧不起人了,就你有好东西,我就没有?”

张峰这话还真是一针见血的戳中了苏明的软肋,他一听到是何家老宅出来的茶砖,整个人眼睛都发亮了,这何家老宅他又不是没听说过。

华市多少人想成为何家老宅的座上宾门上客,那都只是只能想想而已,根本就是一件无法完成的梦想。

据说何家老宅的厨师全部都是曾经宫里给皇上和皇太后做饭的御厨后裔,那些人各个身怀绝技,而且手艺不凡,也不知道何家给了他们什么好处,任凭各大饭店和土豪重金聘请,愣是没有一个人被挖走。

他们似乎死心塌地的给何家老爷子做饭做菜,仿佛对外面的花花世界和金钱的yòu

huò完全不为所动,这也一直以来都是华市的一个谜。就更别说可以得到何老爷子的青睐,能够请他们去何家老宅吃一顿饭了。

这几句话从张峰嘴里轻飘飘的说出来,听到苏明的耳朵里却是一番别样的风采,他似乎完全一下就被击中了,甚至连反击的力气都没有了。

之前还一脸的郁闷不高兴,现在被这句话一扫而空,马上换上一副谄媚的笑脸看着张峰说道:“嘿嘿,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可说好了,还有人证呢,下次要是不拿给我这门你可还真进不来了。”

且不说这款茶砖真正的价值和意义,就凭着何家老宅几个字,都足够让苏明回味好久的了。

张峰看到苏明这一脸市侩的样子,也只能暗地里在心里偷偷的叹口气,看来他这个老板还不如一块茶砖,真是败给苏明了。

不过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他看着苏明脸上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对他说道:“我刚从古董街回来,你猜我碰到谁了?”

苏明还正沉浸在茶砖的yòu

huò当中,一下听到张峰话锋一转,突然提到古董街,心里也十分好奇,这张峰好端端的一大早失联,就是为了去古董街?平白无故的他去那种地方做什么?

虽然大观园的名字和古董完全扯不上边,可是不止是华市,全国各地的人都知道,全国最大的古董聚集地,和最安全的古董交易场所,就是华市的大观园,这可是质量和品质的保障。

虽然古董街名叫古董街,但是那里出来的可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小东小西,本市有钱人几乎没有几个会去古董街买古董的。

那里鱼龙混杂,水十分深,很多人都在里面吃过暗亏,不管明里暗里,古董街也一直在和大观园暗暗较劲,张峰好端端的怎么会想起来去那种地方?真是奇怪!n

:。:

超级鉴宝师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