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91470) 寒门枭士 [527]第527章 才子佳人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全本书屋官网
[527]第527章 才子佳人

[527]第527章 才子佳人

“这事好办,包在我身上了!”

老鸨一听只是帮忙找几个写话本的书生,赶紧拍着胸脯保证:“含香楼北院别的不多,就落魄书生最多,你随便给几两银子,想要多少都有。”

“冯妈妈,这是先生第一次交代我办事,钱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要有才华,写出来的故事要好!”青鸢提醒道。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一个人来。”

老鸨说道:“我记得昨晚还见了他一次,你等着,我让丫鬟去找找,看看人走了没。”

说完,老鸨就跑了出去。

很快,一个穿着长衫的书生跟着老鸨进来了。

书生的长衫已经洗得发白,膝盖位置还有两个补丁。

“这位是陈文远,陈公子!”

老鸨介绍道:“青鸢你应该听说过的,就是和小莲好的那个。”

“原来是陈公子!”

青鸢赶紧行了一礼。

她的确听说过陈文远。

此人是一个落魄书生,倒也有些才华,只不过他的才华不是诗词歌赋,而是编故事。

可惜在大康会编故事没用,得会写诗写骈文才能考功名。

陈文远接连考了好几年,连个秀才都没考中,只能在桥头帮人誊抄诗书经文、写信为生。

偶尔也帮一些去世的地方豪绅写写家族小传什么的。

含香楼有一个叫小莲的姑娘,不识字,去桥头找陈文远帮忙给家里写信。

两人就这么看对眼了。

大康印刷技术很落后,很多书都要靠人誊抄流传。

陈文远写得一手好字,所以平时生意还不错,不少有钱人家都喜欢找他誊抄诗书。

收入虽然不算太多,但是生活没问题,每个月还能喝上几次小酒。

可是认识小莲之后,陈文远的积蓄很快花光了。

每天拼命帮人誊抄,也要攒好几天才能来见心仪的姑娘一面。

要想在含香楼过夜,至少要攒半个月。

至于给小莲赎身,那更是想都不要想。

小莲待他也不错,为了和他私会,还经常拿自己的私房钱出来,倒贴给陈文远。

这种日子太痛苦了,所以当老鸨找到他,说有人要请人写故事,陈文远毫不犹豫就来了。

“陈公子,这位是青鸢姑娘,就是她找你编故事!”

老鸨又指着青鸢介绍。

陈文远闻言,不由有些失望。

青楼一般不接待女客,从老鸨刚才跟青鸢说话,显然这个姑娘认识小莲。

所以陈文远下意识把青鸢当成了青楼女子。

一个青楼女子,找自己编什么故事?

编了又能给几个钱?

但是出于礼貌,陈文远还是给青鸢行了一礼:“小生见过青鸢姑娘!”

“公子客气了,你和莲姐姐的事情,我们姐妹都很羡慕呢。”青鸢笑着说道。

这话倒不是撒谎,才子佳人的故事,在青楼本来就受欢迎。

只是可惜眼前这个才子,有点太穷,没办法给小莲赎身,否则一定又是一段佳话。

“让姑娘见笑了!”陈文远还以为青鸢是在套近乎,想要便宜点,便说道:“姑娘放心,既然是小莲的姐妹,我一定不会多收你钱的!”

老鸨这种人精,一眼就看出了陈文远的小心思。

赶紧插嘴道:“陈公子,青鸢姑娘现在在为金先生做事,也是替金先生来找人写故事的!”

“对,陈公子,只要你的故事写得好,钱不是问题!”

青鸢也跟着说道:“我家先生说了,只要不超过三十两银子,我都可以做主!”

临走前金锋足足给了她一百两银子,但是为了保险期间,她只说了三十两。

即便如此,已经足以让陈文远激动了。

他平时帮人写一封信,才几个铜板。

誊抄上百页的诗文,也不过才百文。

三十两银子,他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

“我不需要三十两,二十五两就够了!”

陈文远赶紧摆手:“不,二十二两半就够了!”

小莲并不是什么红牌姑娘,年纪也不小了,陈文远找老鸨打听过,二十五两银子就可以帮小莲赎身。

小莲这些年也偷偷攒了点客人打赏的碎银子,加起来有二两半。

只要青鸢再给二十二两半,他就可以把小莲拉出苦海了。

“我说了,只要公子的故事写得好,钱不是问题!”

青鸢说道:“不过我也把丑话说在前面,我家先生也是读书人,公子写的故事如果过不了我家先生的法眼,那我就没办法了。”

“你家先生不会想着我写完之后,再压价吧?”

陈文远皱眉问道。

他以前也遇到过这种客人,写之前谈得好好的,还痛快的给了一百文铜板做定金。

结果他高高兴兴帮对方誊抄好了数百页的诗文,轮到对方结账的时候,各种挑刺,说好的三百文的价钱,最后也只又给了五十文,就把他打发了。

“陈公子,你若不愿意写便罢了,我另寻他人,公子莫要羞辱我家先生!”

一直保持微笑的青鸢,听到陈文远质疑金锋,脸色立马冷了下来。

她身后的镖师也纷纷转头怒视陈文远。

“陈公子莫要胡说,金先生身价何止万贯,哪里会不顾脸面,贪墨你这点儿银子?”

老鸨这个中间人一看两边要闹翻,赶紧出来打圆场。

“金先生?哪个金先生?”

陈文远之前的注意力都在银子上,现在青鸢和老鸨再次提起金锋,他才终于回过神来。

“咱们西川城还能有哪个金先生?”

老鸨指了指西边:“当然是在城外击退骑兵的金将军!”

“是金戈铁马三千里,一刀光寒十六州的金先生吗?”

陈文远赶紧追问道。

封建时代,桥头是很多城市最热闹的地方。

不光有卖艺杂耍的江湖人,也有说书逗唱的戏子。

陈文远在桥头谋生,旁边就是一个说书人的摊子。

金锋的故事他不知道听了多少遍。

他也是编故事的,自然能听得出其中有很多编纂的部分。

但是对于金锋写出来的诗词,他相信是真的。

因为那种惊才绝艳的句子,不是说书人能编的出来的。

所以对金锋也是推崇备至。

得知自己的幕后雇主是金锋,陈文远马上兴奋起来。

“青鸢姑娘,冯妈妈,对不住了,刚才小生不知道是金先生的差事。”

陈文远对着青鸢躬身行了一礼:“姑娘放心,小生一定竭尽全力去写,先生若是不满意,分文不取!”

寒门枭士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