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91470) 寒门枭士 [525]第525章 我和先生是清白的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全本书屋官网
[525]第525章 我和先生是清白的

[525]第525章 我和先生是清白的

刚来大蟒坡的时候,青鸢等人心里还有些惶恐,生怕金锋为了收买人心,把她们扔给士卒。

这种事情在大康很常见。

很多将领在打完仗之后,会从青楼找一批姑娘去大营。

但是青鸢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金锋不仅严禁士卒骚扰她们,连他自己都没有去碰这些舞娘。

只是安排她们训练舞蹈。

这让青鸢第一次觉得自己受到尊重。

心里也有些小失落。

之前为了生存,不得不做好委身金锋的念头,但是现在,她是真的中意这个很有风度的将军。

可惜,金锋几乎没有用正眼看过她。

像这样目不转睛盯着她看,还是第一次。

心里也开始打起小鼓。

金锋发现青鸢的脸都红了,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点些唐突。

马上按下心中杂念:“青鸢姑娘,有点事需要你帮忙。”

“先生请吩咐!”青鸢也抬起头。

“是这样的……”

金锋把应征姑娘们的事情和青鸢说了一遍,然后说道:“我想找几个会写话本的书生,帮我写几个小故事,你们这边也可以排练一下,回头说不定需要你们去表演。”

“没问题!”青鸢一口答应下来:“写话本的书生最喜欢去青楼,我虽然不认识,但是含香楼的姐妹肯定有认识的。”

“那行,我让大刘派人跟你去一趟含香楼。”金锋点头。

关于安抚难民姑娘这件事,金锋认识的人中,小玉最合适,也最擅长。

可惜她现在坐镇西河湾,金锋不想因为这点事就把她调过来。

除了小玉,他认识的人中,只有青鸢最合适了。

她出身青楼,也是苦命人,更容易和难民姑娘接近。

含香楼是除教坊司之外,西川城最大的青楼,也是西川最出名的销金库。

教坊司属于官办,虽然里面的姑娘有不少是官宦人家出身,质量更高,但是各种规矩也多。

而含香楼属于私营,没有任何规矩。

只要有钱,你在这里可以享受到皇帝一般的待遇。

所以含香楼的生意,一直都压过教坊司一头。

含香楼占地颇大,共有四个院子。

其中东院和南院,属于正常营业的大门,来往的客人大多是有钱的商贾。

西院是贵宾通道,只有高官显贵才能进入。

青鸢的目的地是北院。

北院的条件最差,地方也最大,含香楼的培训基地也在这里。

被买来的姑娘,会在这里进行统一培训,最出色的一批被送到西院伺候达官贵人,普通的被送去东院和南院,伺候一般商贾。

表现最差的,则会被送去北院。

北院除了培训基地之外,也招待客人。

只不过北院属于消费比较低的院子,里面的姑娘大多是姿色平庸,进不了其他三个院子的姑娘。

或者是其余三个院子过气的姑娘,被老鸨送到北院来压榨最后的油水。

来往北院的客人,也以普通百姓或者落魄书生为主。

毕竟是含香楼,哪怕是北院,里面的姑娘水准也比一般青楼高,所以北院反而是含香楼四个院子中,最热闹的一个。

青鸢带着镖师赶到含香楼的时候,时间不过中午,来往的客人已经络绎不绝。

青鸢之前一直在后边培训,看门的打手不认识她。

一看有姑娘要进门,还带着好几个彪形大汉,打手还以为是哪家小姐来抓自家男人,赶紧伸手拦住青鸢:“这位小姐,我们这里不招待女客!”

“我来找冯妈妈!”青鸢说道。

冯妈妈是含香楼训练营的负责人,青鸢她们当初在含香楼,就归她管。

相对其他老鸨来说,冯妈妈算是比较和善的一个,青鸢对她印象还不错。

“冯妈妈?”打手打量青鸢一阵:“小姐怎么称呼?小的好去通报。”

青鸢刚准备说话,就看到一个抹着浓妆的中年妇人从里间出来,走向楼梯。

“冯妈妈!”青鸢开口喊了一声。

妇人听到有人喊自己,转头看向门口。

当看到青鸢,不由愣了一下,然后扭着肥硕的身子,快步跑来。

“哎哟的我的亲娘哎,这不是青鸢吗?”

冯妈妈绕着青鸢转了一圈:“你怎么穿成这样?我刚才一下子都没认出来,还以为是哪家的公子哥来了呢!”

“妈妈听说过镇远镖局吗?这是镇远镖局的镖师服。”

青鸢笑着解释道。

“镇远镖局?”冯妈妈一惊:“广元金先生的镇远镖局?”

“对!”青鸢笑着点头。

“你和彩衣她们不是一起去庆府了吗?”冯妈妈问道。

“金先生去庆府做客,庆大人把我们送给了金先生。”

“金先生把你收了?”冯妈妈一惊,态度立马变得恭敬许多。

她之所以对训练营的姑娘和善,除了性格原因,另外一点就是这些姑娘随时都可能被送到大户人家。

万一有谁家的贵人相中了她们,纳为小妾,冯妈妈也算结个善缘。

这不,青鸢有事,不就来找她了?

不光冯妈妈,守门的几个打手,态度也立刻变得恭顺。

镇远镖局和黑甲战队的故事最近也在西川城流传开来,打手们不知道听过多少遍了。

只是镖师们一直在城外驻扎,没有来城里,他们都没见过。

刚才打手们就觉得青鸢后边跟着的几个汉子不像是一般人,比一般打手多了一种威严,好像随时都要动手杀人的样子。

现在才知道,原来对方来自大名鼎鼎的镇远镖局!

“冯妈妈,你说什么呢?”青鸢被冯妈妈一句话说的脸都红了:“我和先生是清白的!”

“清白的?”冯妈妈偷偷冲跟在后边的镖师挑了挑眉毛。

意思是你们俩要是清白的,金先生会派这么多镖师保护你?

“我跟先生真是清白的,”青鸢哭笑不得道:“先生收了我……不是,先生把我们带回大营后,没碰我们,让我们也做镖师了,所以我才穿这样的衣服。”

“你现在也是镇远镖局的镖师了?”

冯妈妈比刚才还要吃惊。

青鸢被卖进含香楼开始,就一直跟着她,没人比冯妈妈更熟悉青鸢。

这个姑娘跳舞水平一流,但是你让她打仗,那不是闹着玩儿吗?

寒门枭士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