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6884) 万古神帝 [2353]第2355章 斩浮屠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全本书屋官网
[2353]第2355章 斩浮屠

[2353]第2355章 斩浮屠

张若尘当然不愿继续战下去,阎皇图实在太抗揍,被紫金葫芦击中了那么多次,也没伤及他的根本。

估计只有使用时间力量,磨灭他的寿元。或者,使用净灭神火慢慢炼化,才有机会,将他杀死。

不过,他体内神骨上的九龙神纹,能够抵挡时间力量的侵蚀。就算他站在原地不动,张若尘想要用时间力量杀他,也需要花费大量力气和时间,绝非易事。

至于使用净灭神火炼化他,需要耗费的时间更多。

换句话说,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还不具备杀死阎皇图的能力。

况且,张若尘来阎罗族本族星,目的是夺取帝品圣意丹,继续和阎皇图战斗,对他有害无利。

“沙沙!”

花香,飘进铜庙。

庙门处,阎折仙的脚下,一朵朵瑰丽的灵花蔓延出去,很快遍布铜庙。

不仅灵花是符纹,就连一缕缕花香,也是符纹。

“不能再待下去,阎皇图得到数十位大圣符师的帮助,等于如虎添翼。”张若尘的目光,向庙宇中心的龙众铜像望去。

铜庙中的佛光,是从龙众胸口一块圆形古镜中散发出来。

古镜,只有巴掌大小,镜面流光溢彩。

做为空间掌控者,张若尘在踏入铜庙之时,便是察觉到,古镜中有奇异的空间力量波动散发出来。古镜四周的空间规则,呈扭曲的形态。

“先走一步,来日再战。”

张若尘的身形闪移,急速冲向佛光古镜,同时,身体急速变小。

“哪里走?”

阎皇图弹射出去,紧追在张若尘身后,手臂抬起,手中的通天如意之中部分至尊铭纹被激活,散发出刺目的圣芒。

这一击,旨在拦截住张若尘。

若是张若尘一意孤行,继续冲向佛光古镜,通天如意显化出来的虚影,必定劈在他的身上。被至尊圣器击中,张若尘就算不死,也得重创。

一旦将张若尘逼回,落入花海符纹中,阎皇图自然会有更多的手段收拾他。

可以说,这一击的角度和速度,都包含了阎皇图的毕生所学,不是圣术,却比圣术更可怕。

“我要走,你留不住的。”

唰的一声,一道黑光,从张若尘手中飞出,击向阎皇图的心口。

那道黑光,是二元君王圣器级别的黑伞,被张若尘收纳在衣袖中。此刻打出,如同袖中剑,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阎皇图的两条浓眉紧皱,连忙改变攻击方向,通天如意精准无比的,劈在飞来的黑伞上。

黑伞炸开,化为一块块铁布和金属碎片。

二元君王圣器在至尊圣器面前,如同豆腐做的,不堪一击。

等到阎皇图再次抬头看去的时候,张若尘的身形,已经冲入佛光古镜。

人入镜面,如跳进水中。

阎折仙盯着铜像,颇为担忧的道:“继缺和婪婴之后,张若尘也闯了进去。阎无神独自一人,怕是应付不了他们,我们……”

阎皇图打断了她的话,道:“张若尘和婪婴的主要目标,都是夺取帝品圣意丹,正常情况下,不会攻击阎无神。”

“况且,以阎无神的才智和实力,肯定会有应对之策,不需要我们担忧。”

“相反,我们大批人马进去之后,张若尘、婪婴、缺察觉到危险,肯定会调转矛头,一致先对付阎罗族。这样,反而不好。”

阎折仙觉得阎皇图分析得颇有道理,轻轻颔首,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在这铜庙中,布置更加强大的符纹和阵法。最好将他们三人,全部都封印在里面,一直到狩天大宴结束。”

包括阎折仙在内的六十二位大圣符师,加上阎罗族的大批阵法师,聚集到铜庙外,紧锣密鼓的刻画出一道道铭纹。

……

张若尘撞在古镜的镜面,出现一道道空间涟漪,随即,眼前一暗,身体不受控制的,被拉扯到另一座空间。

“哗——”

再次恢复视觉,张若尘发现,自己来到一座青色的世界。

四周,尽是祥瑞光华,生长有一棵棵古老的金树,就像纯金铸炼的一般,非常炫目。

也有湖泊。

湖中的水,碧青一片。

“不对,那是什么?”

张若尘脸色一凝,只见,东方天空耸立一条庞大无比的青色山脉,相隔千里望去,也能感觉到它的高大巍峨。

山岭的平均高度,怕是超过十万米,而且看不见首尾。

“呼!”

一道沉混的呼吸声,在天地间响起。

“沙沙。”

金属的树,被风吹得猛烈摇晃,飘落下大量金叶子。

在这一刻,那条青色山脉,似乎也跟着起伏,轻轻颤动了一下。

等到风吹散了云雾,张若尘终于看见山脉的一些细节,才发现,山体上,长满一块块巨大的鳞片。

哪是什么山岭,压根就是一条青色巨兽。

只不过,它的身躯太庞大,一时间辨别不出是什么生物。

张若尘的左臂中,三条千问境龙魂发出焦躁的低吟,相当慌张和不安。

“命运神殿在十大本族星的内部,到底都放着一些什么东西,怎么总是会出现这种恐怖绝伦的生灵?”

张若尘并不是一个会被机缘和宝物蒙蔽理智的人,见到那条“山岭”盘踞在这里,心中更加肯定,这里根本没有所谓的明镜台和佛祖舍利,因此,生出退意。

这时……

“轰隆。”

一道巨响,从数百里外传来。

紧接着,强横的九彩混沌光芒,自巨响传来的方向爆发出来,掀起的劲气,将张若尘附近金树上的叶子,全部都卷走。

一棵棵金树,变得光秃秃的。

“是婪婴的气息。”

受到道锁的影响,在这里,张若尘的精神力无法探查到数百里外,于是腾飞了起来,悬浮到半空,接近云层的位置。

距他大概五百里外,婪婴、红浮屠、缺、阎无神四人,混战成一团。

确切的说,是婪婴、红浮屠、阎无神三人联手,一起围攻缺。

“留下帝品圣意丹,我可放你离开此处。”阎无神化身九丈六金身,勇武刚猛,身上环绕道佛光神环,一掌又一掌攻出。

“就凭你们,还想夺取帝品圣意丹?”

即便受到道锁的压制,缺的身法,依旧行云流水,身体时隐时现。

“哗——”

忽的,缺闪身出现到红浮屠的面前,挥出的一道无形无影的力量。

红浮屠脸色惊变,连忙爆退,同时,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激发出雷电之力,抬起双臂相互交叉,挡在了身前。

“噗嗤!”

红浮屠双臂断裂,身体抛飞出去数百米远,在地面上,撞出一道长长的沟壑。

红浮屠浑身剧痛无比,除了断掉的双臂,四米高的身躯胸口处,出现一道长达一米多的伤口,圣血如同泉水一般,向外涌出。

更可怕的是,有虚无的力量,侵入伤口。

以伤口为中心,身体缓缓的消失,逐渐虚无化。

要知道,红浮屠乃是纯血的神兽“铮”,今后的成就,最低都是一位伪神。

做为幼年神兽,从小到大,红浮屠都可以在同境界秒杀对手,更可以跨数个境界击毙天庭界修士。

战力,不说盖世无双,也称得上是顶尖一线。

可是,在围攻的情况下,它竟然被缺一招重创,心中受到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哗啦啦。”

红浮屠咬紧牙齿,眼中凶光毕露。

激发出神血蕴含的祖传神力后,抵挡住了侵入身体的虚无力量,慢慢将其炼化,被斩断的双臂,重新生长出来。

就在红浮屠站起身来,准备再战的时候。

忽然,一只冰冷的手,从后方无声无息的,捏住了他的脖颈。

“哗——”

紧接着,一柄空间之剑,将它的头颅斩下。

红浮屠生命力强大,即便头颅被斩下,嘴里依旧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怒吼:“谁?你是谁?”

头皮中,涌出神力和雷电。

“嘘!小声一些。”

张若尘提着红浮屠头顶的宝塔形状的触角,掌心涌出净灭神火,凝聚成一朵火焰神花,将他头颅,包括头颅中释放出来的神力和雷电,全部都包裹进去。

火焰神花中,发出一道道怒骂和惨叫声。

片刻后,红浮屠的头颅,被炼成灰烬,洒落在地上。

只剩一颗拳头大小的圣源,留在张若尘掌心。

圣源颇为奇特,蕴含大量神性物质和神纹,晶莹璀璨,闪闪发光。

圣源的内部,还有一道血铮神兽的魂影。

“纯血神兽的圣源,果然不凡,已经颇为接近神源。这可是好东西,让大圣炼化,说不一定,能够成就伪神尊位。再不济,半神还是有可能的。”

张若尘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圣源收起。

红浮屠的无头身躯,依旧存在强大的精神意志,挥拳便是攻向张若尘,拳头上,涌现出一道道神光。

就算红浮屠在全盛状态,张若尘都不惧他,更何况现在还被斩掉头颅。

一挥手,红浮屠便是如稻草人一般,被掀飞出去。

“唰唰。”

数道空间裂缝,将他的身体,斩断成了七段。

红浮屠终是死透,眼看它的身躯,就要化为幼年神兽的原形,张若尘连忙将它的残躯,收入进了紫金葫芦。

刚才张若尘是在空间真域中杀死了红浮屠,从外界看去,那里什么也没有,一切都是无声无息。

可是,红浮屠的本体,足有数百里长,绝对的庞然大物。

所以张若尘才要赶在它的尸体,变为原形之前,将其收起,不能让缺、婪婴、阎无神发现他隐藏在附近。

这一次,他也想坐山观虎斗,最后来一招黄雀在后。

有修辰天神这一层原因,红浮屠和婪婴,包括青鹿神殿,都是张若尘的大敌。虽然明面上,张若尘去找婪婴结盟,可是,大家都各怀鬼胎,有机会杀死对方的时候,怎么可能手软?

面对会威胁自己性命的敌人,张若尘一向果断。

至于先前不杀阎折仙,只是因为,张若尘在地狱界的敌人已经够多,不想再和阎罗族结下解不开的仇恨。

狩天战场中,张若尘杀阎罗族本族星上的族人,并不会结下太大的仇恨。

毕竟,一亿,或者数亿位阎罗族族人之中,也不太可能,诞生出一位普通大圣,他们的价值极其有限。

但是阎折仙却不同,她既是阎罗族的嫡系子弟,又有非凡的天资,将来前途无量。

杀了她,必定会触怒她背后的阎罗族神灵,对张若尘有百害而无一利。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张若尘学会从利益的方向,考虑做事的方式。而不是像以前那样,考虑的是对错和善恶。

或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是想要在残酷环境中生存下去的无奈之举。

但是,却丢失了部分初心和本心。

心魔不会无缘无故出现。

将所有痕迹都清除后,张若尘才仔细观察,不远处三人的战斗。

如果是平时,张若尘就算藏在空间真域中,也瞒不过缺、婪婴、阎无神三人的感知。但是,他们此刻正在爆发极致战斗,精神高度集中,哪有分心他顾的余力?

“阎无神的修为,竟然提升了这么多,至少挣断了二十条枷锁。他怎么做到的?”张若尘心中,极其吃惊。

要知道,他能挣断三十条枷锁,乃是因为吞服了九枚衍道圣果和大量神游丹,还在暗黑星的内部,修炼了十年。

阎无神能够挣断这多么枷锁,必定是得到了天大的机缘。

张若尘向远处的青色“山岭”看了一眼,自言自语,道:“难道与那只生灵有关?”

想要成为元会级天才,不仅仅需要天赋和后天的努力,更是需要拥有大传承和大气运,各方面条件,必须达到极致。

很显然,阎无神的气运,并不比张若尘差多少。

缺修炼的虚无之道,的确是诡异莫测,可以变化无踪。但是,婪婴和阎无神,皆不是易于之辈。

婪婴释放出体内一百三十多亿道圣道规则,衍化出一座九彩色的雏形宇宙,又以杀戮之气衍化修罗世界,压制缺的虚无力量。

阎无神则是激发出“本源之光”和“空间真域”,逼得缺只能显现出真身,无法化身虚无遁走。

“婪婴修炼出来的圣道规则,竟然达到了一百三十七亿道,无疆才九十七亿道而已,阎皇图也只是刚刚破百亿道,不愧是被神气和杀戮之气孕育了三个元会的宇宙神胎。”

“据说,以往的历届狩天之战,只是偶尔才会冒出一个圣道规则破八十亿道的百枷境大圆满大圣。有些时候,数千年,也诞生不出一个在百枷境大圆满境界,圣道规则数量超过八十亿道的大圣。”

张若尘更加确定杀红浮屠是正确的决定,杀了他,等于断了婪婴一臂。8)

万古神帝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