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490327) 人族镇守使 [521]第一百零五到零六章 武道总院,排斥(二合一 求月票)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全本书屋官网
[521]第一百零五到零六章 武道总院,排斥(二合一 求月票)

[521]第一百零五到零六章 武道总院,排斥(二合一 求月票)

波动停歇。

另外一幅空白的卷轴上面,则是多出了两行字。

一念起,天涯咫尺。

一念灭,咫尺天涯。

短短十四个字里面,蕴含了十重圆满的咫尺天涯神通感悟。

如果有人能够把里面的东西完全悟透,那就能够同样走到圆满的地步。

不过。

神通十重有多困难,沈长青也是清楚的很。

就算是他自己。

在没有神通值相助的情况下,在百年内都没有臻至圆满的把握。

人族的其他人。

想要把此门神通参悟至圆满,可能性微乎其微。

做完这些以后。

沈长青把两幅卷轴收起来,没有拿到武阁里面放置。

武阁中。

已经是有一门神通存在了。

这两门神通,他有别的想法。

打开房门。

一缕不太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沈长青举步走了出去,正好见到如同石像一般站在那里的天魁。

值得一说的是。

化形以后的天魁,一改以往嗜睡的习惯,反而是充当起了护卫的职责。

听到身后动静。

对方转过身来,低头行礼:“主人!”

“这几天可有什么事发生?”

沈长青问道。

他这段时间,都是待在房间里面书写神通烙印,对于外界的事情也没有理会多少。

期间。

还用了不少功夫,恢复自身精力方面的消耗。

现在算了算。

积累起来用掉的时间,想来是不少了。

天魁恭敬回道:“启禀主人,六天前皇宫来人,说是国都武道总院正式开启,希望邀请主人前去观礼,但那时候主人在闭关,所以小的便是帮您回绝了。”

武道总院开启?

沈长青神色一怔。

朝廷的效力,的确是快的可以。

武道总院竟然这么快,就已经处理妥当了。

但想了想,他倒也释然。

国都好歹也是朝廷眼皮底下,以朝廷的实力建一个武道总院,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唯一的问题就在于。

眼下的武道总院里面,应该是没有什么学生的了。

毕竟要入武道总院,就得先从其他武院结业以后,才能进入其中。

而且。

还需要有宗师层面的修为。

如今武院刚刚设立,想要有人结业,显然是不可能的事。

“我一共闭关了多久?”

“二十三天。”

天魁如实回答。

二十三天。

沈长青心中暗自叹了口气。

现在是越来越察觉不到时间流逝了。

随便一点事情,就是大半个月的时间过去。

这其中,也有自己寿元增长,不如以前那么短暂的原因。

或许。

到了后面,真会有闭关一次,再次出关已是沧海桑田的事发生。

摇摇头。

他没有再去想这个事情,而是简单交代了一句以后,便离开镇魔司向着皇宫而去。

——

“陛下,听闻武道总院已经开启,不知现在情况如何了?”

来到皇宫的时候,沈长青在见到人以后,便是直入正题。

闻言。

古兴淡笑:“武道总院如今刚刚开启,暂时也没有太多的事宜,但是朕已经派人前往武阁抄录了一份武学,放置于武道总院里面。

至于武道总院的老师,朕倒是想要跟沈镇守商议一下。”

看得出来。

这位现在的心情是很不错的。

武院的事基本上都是落下帷幕,此事对于大秦未来也是至关重要。

现在差不多都解决完全,他的心中也是落下一块大石。

沈长青端起身前的茶杯,浓郁的清香扑面而来,让人心旷神怡。

“不知陛下是有什么打算?”

“武道总院的学生,最弱都是宗师层次的武者,想要担任武道总院的老师,那就必须大宗师及以上的强者才行。”

古兴面色一正。

“说起来不怕沈镇守笑话,朝廷中能够到大宗师乃至于极境的强者不多,而且都是以苦修为主,学识经验方面多有不足。

所以朕想要从武阁里面,调用一些人去担任老师。”

武阁的人,虽然也是以苦修为主。

但是武阁内典藏丰富,每一个武阁中人都有翻阅百家武学,乃至于前人卷宗的机会。

论及学识渊博。

天下间的武者里面,没有多少能够企及武阁的人。

如此一来。

担任武道总院老师,唯有武阁的人才是最合适的。

沈长青颔首点头:“调用武阁的人不是什么问题,不过镇魔司中除却武阁以外,也有人在武道上面成就不小,若是可以,陛下也能让他前来。”

“何人?”

“易宁。”

沈长青淡淡说道。

易宁?

这个名字,古兴自然不会陌生。

“那位内务阁主朕记得也是极境强者吧,竟能让沈镇守如此推崇?”

“陛下有所不知,易宁早已经突破到了天人境界,他在武道上的成就,除了臣以外在人族中当属第一的了。

而且此人常年出入上古遗址,见识渊博,对于上古传承亦是颇为了解。

若他能入武道总院的话,必定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沈长青淡笑。

虽然易宁在他面前,已经是完全不够看了,可在其他人面前,还是属于顶尖强者的。

特别是武道方面的成就,不算自己在内,无人能出其右。

而且。

有天人境界的强者坐镇,那么武道总院的名声,必定会响亮几分。

闻言。

古兴神情一动,脸上有些许讶异:“没想到那位内务阁主,竟然在武道上面走到了这一步,若是真如沈镇守所言,此人入武道总院的确是不错。”

话落。

他看向沈长青,又是微微一笑。

“说起来沈镇守应该没有去武道总院看过吧,不知如今可有时间,不如随朕一起去走一走?”

“陛下出言相邀,臣怎会拒绝。”

——

帝皇出行,仪仗自然是不可能缺少,宗师境界的凶兽拉着御撵,前后侍卫宫女簇拥,自皇宫内驶出,缓缓向着武道总院而去。

跟镇魔司一样。

武道总院,也是设立在内城当中。

没用太长时间,御撵就是停了下来。

古兴跟沈长青两人,联袂自御撵中走下。

“沈镇守,这就是武道总院了。”

闻言。

沈长青看着面前占地广袤的府邸,面上有淡淡笑容。

府邸门面很大,分为有三个入口,单单是以入口的气派程度的话,就算是镇魔司都略有不及。

不过。

在抬头看着上方的时候,他的脸色却有疑惑。

“为何匾额空着,莫非还没有到题字的时候?”

按理来说。

武道总院既然已经正式开启,那么匾额就不应该空着才对。

古兴说道:“此匾额乃是武道总院的招牌,谁来题字都不合适,思来想去,朕以为只有沈镇守来题字,便是最为恰当的了。”

“说到底。”

“沈镇守也是真正设立武院的人。”

听到这里。

沈长青也没有推脱。

“那臣就却之不恭。”

话落。

他腰间长刀出鞘,淡金色的刀光一闪即逝,待到其他人回过神来的时候,长刀已经重新入鞘,空白的匾额上面有碎屑落下。

紧接着。

武道总院四个大字,便是出现在了那里。

字体浑然天成,字里行间带有一股让人心悸的锋锐,仿佛多看两眼,都会被刺伤一般。

“好字!”

古兴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果然。

没有谁题字,比这位来的更加合适了。

单单是这武道总院四个字,就能让这座武院的格调上升一个层次。

对此。

沈长青只是淡笑,没有说什么。

到了他这个境界,字体本身好不好看,已经是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其中的韵味。

只要拥有韵味,哪怕是字体本身再丑,在其他人看来都是赏心悦目的。

再说——

自己的字,也没有多丑。

随后。

他跟古兴两人,便是走进了武院里面。

瞬间。

视野再度开阔起来。

入眼就是一座高达两三丈的石像。

石像的动作乃是背负双手,腰间跨刀,微微抬头看着前方,面容雕刻的可谓是栩栩如生。

只是——

沈长青在见到那石像的面容时,脸色不由一愣。

“这是?”

他要没有看错的话,这石像不说跟自己长的很像,只能说是一模一样。

古兴笑道:“沈镇守既然是武院的创始人,那么武院当中就该有沈镇守的石像,以供后人瞻仰。

不单单是武道总院,我大秦各地的武院里面,都有此石像存在。

日后但凡入武院者,必先朝拜石像,以感谢沈镇守创立武院之功。”

话落。

沈长青脸色连连变幻。

他是真没想到,古兴会把这个好处让给自己。

武院日后必定是人族的根基,在武院立象,必然是被后人所传颂。

原先以为。

这种事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

可没曾想。

对方竟然直接在武院当中,立下了他的石像。

看向古兴,沈长青第一次发现,这位秦皇虽然跟古玄机相比显得稚嫩了许多,但在某些事情上面,却有足够的果决以及魄力。

懂取舍。

胸襟宽广。

单此两点,不说振兴大秦,守成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

“臣谢过陛下了!”

沈长青躬身作揖。

这一次,他倒是真的感谢对方。

见此。

古兴脸上的笑容又是多了几分。

“沈镇守言重了。”

接下来的事情。

就是两人在武道总院里面,好好的逛了一圈。

不得不说。

朝廷的确是非常重视这里,单单是武院内里的设施,以及占地面积,都完全不逊于镇魔司。

要知道镇魔司的规模,差不多算是最高的了。

虽然比皇宫略有不如,但比其他地方,那完全就是吊起来的。

眼下武道总院规模完全不比镇魔司差,就能看出朝廷对于武院的重视。

唯一的缺点。

就是如今人太少了。

偌大的武院,显得尤为空旷清冷。

“朕希望在十年后的今日,国都的武道总院中能人才济济,百家争鸣,到了那时才是我大秦真正兴盛的时候。”

古兴感慨了一句。

他对于那一天的到来,存有很大的期待。

“会有那么一天的。”

沈长青平静说了一句,紧接着他的身形好像消失了一下,又好像没有。

但是。

他原先空无一物的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多出了两幅卷轴。

古兴眼神一动。

“这是?”

两幅卷轴虽然没有摊开,但是他可以从中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威势。

就好像这不是两幅卷轴那么简单,而是两件拥有非凡威能的至宝。

沈长青说道:“此两幅卷轴各自拥有神通烙印,如今武道总院立下,臣打算把此两门神通留下藏书阁里面,以供后人参悟。”

他说的藏书阁,不是镇魔司的藏书阁,而是武院的藏书阁。

同为藏书阁。

其实两者都差不多。

或者说,武院的藏书阁,是以镇魔司的藏书阁作为参考依照。

神通!

闻言,古兴眼神又是波动了一下。

继任秦皇的位置以后,他也是翻阅了不少皇家典籍,对于神通也有几分了解。

那是非常稀少的东西。

在大秦没有吞并大梁大越的时候,只有镇魔司掌握有一门神通而已,但是现在吞并以后,大梁大越的神通倒也完全属于大秦了。

可就算这样。

神通的数量加起来,也不到一手之数。

“听闻神通分九品,不知沈镇守这两门神通处于哪一个层次?”

对方拥有神通,在古兴看来不是奇怪的事。

此等强者。

身上的机缘肯定不会少的。

他更好奇的是,这两门神通的阶位。

“一品神通。”

“额,原来是一品……什么,一品神通!”

古兴险些没有反应过来,看向沈长青的眼神变得骇然。

一品神通!

大秦现在手中执掌的神通,最强的也就是七品而已。

不要说一品了。

就是进入六品的神通,都是一门都没有。

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的手中竟然掌握有一品神通,而且是两门。

顿时。

古兴的呼吸有几分急促。

“沈镇守这两门一品神通,可有什么要求限制,还是说任何人都能参悟?”

“臣留下神通乃是为了留下一分传承,以此来增进人族实力,所以任何人都有参悟神通的资格。

但是此两门神通非同一般,寻常人想要参悟并不容易,若是实力不够的话,还会受到一定的反噬。

因此,想要真正的参悟,至少要到天人境界,方能窥探一丝玄妙。”

沈长青淡淡说道。

一品神通,不是那么好参悟的。

这跟自身用面板融合不同。

卷轴中本身就拥有不凡的威能,再加上内里蕴含了自己对于一品神通的全部感悟,其他人想要参悟,首先也得承受那股力量冲击才行。

说是天人。

其实已经算最低门槛了。

那等境界的武者,顶多能窥探一点东西而已。

真正想要参悟出来,并且执掌的话,得到不朽金身境才行。

话虽如此。

但对于古兴来说,也是完全足够了。

天人而已。

现在大秦中天人稀少,但再给一些时间,天人势必会多起来的。

如此一来。

大秦就相当于多了两门一品神通来增强底蕴。

这是一件好事。

而且是天大的好事。

神通放入藏书阁里面,沈长青就跟古兴两人离开了武院。

不同的是。

后者是直接回皇宫,而他则是回去镇魔司那一边。

来到武阁。

把自己原先放在那里的武学总纲取走,随后才是回到了自己书房里面。

“我如今已是突破到了洞天境界,而且拥有洞天境界完整的修炼方法,而且天地玄功算是中正平和的存在,跟武学总纲其他的武学互相契合。

如此一来,只需要把天地玄功加入武学总纲里面,就算是完成了洞天境的传承。”

沈长青心中想着,便是不再迟疑。

天地玄功玄妙至极,屹然不是寻常的文字能够表述出来的了,唯有用类似于神通烙印的方法,将那股意念感悟融入其中,方能被后人参悟。

所幸的是。

武学总纲在原先承载诸多武学的时候,已经是拥有了一定的威能。

再加上天地玄功不如一品神通霸道,所以承载的要求也没有多高。

两日功夫。

他都是留在书房里面,没有外出一步。

待到最后一笔落下的时候。

武学总纲忽然间有光华大放,一股更加强大的威势,从中散发了出来。

如果说。

前面这股威能,只能镇压怨级诡怪的话。

那么在融入洞天境的烙印以后,这本书的威能,已经是能镇压妖魔以下任何的妖邪了。

不要看只能镇压妖魔以下的妖邪,好像不是很强。

事实上。

这原先只是一本寻常的书籍而已。

只是因为承载了诸般武学,才沾染上了强者的气息。

而且这个镇压。

也不是需要有强者催动才行。

单单是放在那里,妖魔以下的妖邪,便是不敢靠近了。

若是在任何一个江湖门派中,哪怕是无上大派,这都是足以永久传承下去的至宝。

如果算上里面记载的内容,那放在眼下人族中,都是足以成为人族的根基传承。

“天地玄功已经留下传承,武学总纲至此便算是拥有了自锻体到洞天境的完整传承,哪怕是我真的不慎折在外面,这份传承终归是有几分希望的。”

合上武学总纲,沈长青也算是放下了一件事。

武学总纲完成。

武院设立。

不出意外,人族将会迎来武道兴盛的一幕。

有大的可能,是上古消逝以后,人族最为鼎盛的一个时期。

毕竟自上古以后。

人族在武道上面,真正能进入天人层面的强者,根本就没有几个。

但是沈长青相信。

往后几十年间,人族或许会有不少天人出世。

至于不朽金身以及洞天境的话,就完全是看天意了。

这两个境界。

没有那么容易突破。

长出口气以后,沈长青正打算起身离去的时候,忽然间发现,自己识海当中,多出了一抹微弱的金色。

金色很是微弱,好像是风中残烛一样,随时都会熄灭不见。

但是。

当他感知落在那抹金色的时候,却从中感受到了一股神圣威严的气息。

甚至于。

沈长青还能从中,听到一些声音,以及看到一些画面。

“沈镇守乃是武院的创始人,也是当今天下武道第一人,你等即入武院,当先拜沈镇守!”

“沈镇守开辟武道前路,让我等有迹可循,已是称得上圣之一字了。”

“今日小子得入武院,希望能得武圣庇佑,让小子武道坦途!”

“武圣——”

有万民的声音,也有个人的低语。

画面中。

只见一个个入武院的学子,正在石像下方参拜。

一股股微弱至极的金色,从那些学子的身上涌出,向着石像汇入,而后石像又有微不可查的金色,向着冥冥中的虚空没去。

最终。

所有的金色都是汇聚在了这里。

随后。

沈长青心中升起一丝明悟:信仰!

他已经明白,识海中的金色其实就是信仰的力量。

大秦在各地设立武院,然后在武院中又设立自己的石像,如今武院招生各个进入武院的人,都是先行参拜自己。

如此一来。

有的人心中便会升起几分信仰。

特别是自身乃是大秦镇守使,本身在人族中就拥有不小的名望。

种种因素下。

信仰的力量,也就这么产生了。

“上古时期,神境以后的路,就是以信仰为主的吧!”

沈长青感受着那股神圣的气息,他算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种力量。

上古的时候。

武者神魂孱弱,又不能进一步使得肉身蜕变,所以就另辟蹊径,以气运封神,炼化天地气运以增进神魂。

待到神魂成长到一定地步后,方才收集信仰,成为真正的神灵。

由此可见。

信仰这种力量层次颇高,自身不到一定的地步,压根就没有接触乃至于炼化的可能。

一念及此,他又是把注意力,重新落在了识海中的信仰力量上面。

“我如今凝聚了信仰力量,如果我把这股力量炼化的话,岂不是说明了,我也能走上古时期的路子。”

沈长青心中暗忖。

他尝试性用神念,去真正接触那股信仰的力量时,突然间,一种排斥厌恶的感觉自心底涌起。

这种厌恶。

是自身本能的排斥。

就像是正常人,面对一种极为恶心的食物一般,本能的产生厌恶排斥,唯恐避之不及。

人族镇守使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