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426668) 混在娱乐圈之老炮 [4]004 女友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全本书屋官网
[4]004 女友

[4]004 女友

死宅胖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7kz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秦喻在中戏算是相对出名的一个人物,并不是因为他帅,虽然单眼皮的他有些痞坏的帅气,但是在中戏这样一个帅哥美女如云的学校里,并不彰显。

他的出名首先得益于他每周一都会骑着辆拉风的摩托车出现在学校里,这已经成了他的标志。

好多人以为像中戏这样的学校,一定每天都有很多豪车在门口等着接这些帅哥美女们,其实并不然。位于东城区棉花胡同的中戏,大门外就是一个胡同,连个会车都困难,哪会有豪车等待。而秦喻的这辆哈雷摩托车则是成了其中最耀眼的存在。

其次出名是因为他的成绩,作为01届表演系本科班的学生,他的成绩很优秀。当年在艺考时,就凭借着出色的外形以及音乐上的才艺,名列所有考生前三名。高考的文化课成绩更是所有历届中戏考生里最高的一名,以他的文化课成绩不说上北大、清华,最少北师、北邮还是绰绰有余的。

中戏有明确校规,大一、大二期间禁止出去接戏,大三时必须要在老师同意下才能接戏。当然这只是规定,好多学生在上大学前就是小有名气的演员,大一大二时偷偷出去接戏,老师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而大三时期出去拍戏,老师还是相对鼓励,毕竟理论知识掌握的再多,还是要到剧组去实践才行。

但是作为01届成绩最优秀的秦喻,则是从来没有出去接过戏,他出现最多的是在夜店里,如果不是夜店老板证明他勤工俭学,学校领导都准备找他谈话了。

秦喻在这一届学生出名,除了他优异的学习成绩外,更多的是他打架的成绩。上大一的时候,就从大二打到大四,不论对方约架几人,他都是一人应对。以至于后来中戏新入学的学生,都会被高年级学长交代,在学校老实一点,碰到秦喻,最好不要招惹,这人打架是真狠。而且不看对象,去年就连张国力的儿子张墨也被他打了一顿。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从今年过完春节,张墨就开始请假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到学校来报道。而当事人秦喻居然没有受到任何来自学校及社会上的打击报复,这让他身上无形的多了一圈神秘光环,惹他的人更少了。

在学校里,能够和他玩在一起的,除了王静怡,这段恋情不被众人看好的女友外,也就张欣忆、严坤、郑小东、张劲这几个同年级的学生了。

中戏位于东棉花巷,占地狭小,所以学生大多是选择后海公园这边练习,秦喻也不例外。在围着后海跑了一圈后,在公园北岸的垂柳边按照老师教授的方法进行发声。老师说过,什么时候可以把柳枝震断,什么时候才算出师。当然这是玩笑话,中戏毕竟不是少林寺,练习的也不是“狮子吼”,但是想要作为一名合格的演员,字正腔圆、浑厚有力的嗓音是必要的条件。

就算是开学的第一天,秦喻依然没有放弃练晨功,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想要成功就必须要严格约束自己。

王静怡是在秦喻练习快要结束时才赶过来,就算昨晚不是连夜才赶回学校,她也没有兴致像秦喻这样起这么早。在她的认知中,睡眠不好是女人最大的天敌。

“来了!”秦喻远远看到女友过来就已经收功,阳光下的她显得格外迷人。

王静怡属于那种第一眼就会吸引你的女孩,并不是说她多漂亮,在中戏这个校园里,漂亮的女孩比比皆是,她能够吸引秦喻是因为她的阳光,在一群长马尾、大波浪的女孩中,一个齐耳短发,显得更加的另类与青春,不对称发型给人一种轻盈与灵动感。而这正是孤独的秦喻所缺少的。

“我们分手吧。”

好像为了验证秦兰的乌鸦嘴一般,王静怡看到秦喻的第一句话就是提出分手。

“好呀。”秦喻没有任何惊讶表情的回答,让王静怡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秦喻从放在石凳上的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是一个施华洛世奇的手链,价格也不贵,就三百多块,但是对于秦喻来说已经算是奢侈了。买完手链,他也就剩下一百块钱的存款,秦兰给他存的两千元他并不想动,也许是为了给自己的自尊而留下一点空间。

“这算什么?分手礼物?”王静怡茫然看着秦喻给自己戴上手链,上学期拉他一块逛街,自己说了一下喜欢这个手链,没想到他就记住了。但是时间会改变一切,几个月过去了,自己已经不在喜欢它了。

秦喻摇摇头:“不是,只是感觉挺适合你,就帮你买了。”

“喂,你不要转移话题?我刚刚是在谈分手哎,你好像说了一句‘好呀’,你是不是太随意了吧。”

尽管秦喻心中有些不舍,但是不习惯表达自己情感的他还是轻松的说了道:“那能怎么办,咱俩在一起,是你决定的,分开也应该由你决定。”

看到秦喻的轻描淡写,反而提出分手的王静怡不干了。老娘陪你在一起两年了,凭什么你一点留恋都没有,搞得好像我是没人要似的,我这边一提出分手,你马上甩掉包袱,没那么容易。

“既然是我决定,那就不分了。你还是我的男朋友,还是必须对我一个好。”

“你说了算,哪一次你要在上面,我不是都同意了。”轻松了不少的秦喻还是忍不住调侃她一句。

“哼,流氓。”王静怡抬腿在他小腿上踢了一脚,被他紧绷的肌肉反弹的生疼:“你就不会让着点我,我脚都疼了。”

“走吧,我背你。”秦喻蹲下身子,让她趴在自己背上。一百斤不到的体重对于整天负重练武的秦喻来说,完全没有多少分量。

趴在秦喻身上的王静怡没有说话,虽然这次看来分手没有成功,但是王静怡也知道两人也长久不了。今年已经大四了,中戏学生在大四基本都会奔波于各个剧组,为了以后的事业打拼。

老家在宁波的王静怡今年暑期就一直在横店拍戏,而且她在大二时就已经签了沪上的一家经纪公司,这学期在学校顶多再呆一个月就会奔赴剧组拍戏。

身下的这个家伙,王静怡都不想说他。在王静怡看来有些不务正业,从不去联系剧组拍戏,平时只要有空,就直接钻到燕京各个酒吧里卖唱。如果不是他在学校里的表演课都得到老师的认可,估计同学们都快忘了他是一名中戏的学生。

自己是从什么时间喜欢上他的?

趴在秦喻的身上,王静怡仔细回忆了一下,应该是大一的时候。那时的他整天骑着一辆夸张的摩托车在校园里晃悠的他在女生眼里帅呆了,而男生则是认为他在装逼,对他记恨在心。

王静怡清楚的记得那天他一个人在操场上打了五个人,还都是大三、大四的学长们,这太夸张了,王静怡从来没有想过有人会像动作片里的主角一样帅。

从那时开始,性格上敢作敢为的王静怡,开始主动追求秦喻,最终在大一第一学期结束将他拿下。

但是在秦喻看来,他和王静怡的关系只能算是青春懵懂期的荷尔蒙迸发,迷离,狂躁,骚动,这是为青春期的横冲直撞寻找出口,一个男孩向男人蜕变的过程,女人和情欲是必不可少的催化剂。

所以秦喻对王静怡是感激的,这两年时间,除了互相迷恋对方的肉体外,王静怡让他从一个躁动的男孩变成了一个安静的男人。她和秦喻在夜店里“onenightstand”有着本质的差别,和她在一起让秦喻感觉很舒服,但是秦喻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

因为经济是决定爱情的基础。这几年来,秦喻一直过的紧巴巴的,也并不是没有剧组找他拍戏,而是因为好些剧组对于在校生,是没有片酬,或者是片酬太少,让他不敢应允。有这个时间不如想想怎么去挣下个月的生活费。

秦喻对情爱看得很淡。

爱情是什么?

秦喻没有感受过,古人书本里所写的那种“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爱情,在他看来就是一句玩笑话。为所爱的人牵肠挂肚,日思夜想,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他也从来没有感受过。他和王静怡之间只存在一日,没有三秋。

所以他更搞不清自己和王静怡之间是不是爱情,也许顶多算是一个比男闺蜜更深一步而已,自己更加迷恋她罢了。

秦喻从后海公园一直将王静怡背到食堂,王静怡仿佛在宣示主权一般,在餐厅吃早饭也是秀着恩爱,亲自剥了一个茶叶蛋,然后一点点的送到秦喻口中。

既然女朋友要演,自己就陪她,作为中戏的学生,演戏还不是手到擒来,秦喻将她碗里的稀饭用调羹盛到小碗,来回吹凉了,等她喝完继续给她冷凉下一碗。

“真受不了你们,你们俩以后都是做演员做艺人,就这样秀恩爱,不怕他们以后对媒体记者乱说么。”看着两人腻乎,张欣忆端着自己的餐盘放到他们身边,指着旁边一些大二、大三的学弟学妹们说道。

王静怡和张欣忆两人是室友,虽然张欣忆也对两人感情同样不看好,但是并不妨碍她和秦喻的交情。

有了张欣忆的提醒,王静怡收敛了不少,一份注定要无疾而终的恋情,何必再给别人留下太多的把柄呢。

“我看你就是羡慕。”秦喻则没有太多想法,而是对着张欣忆说道:“单身狗注定没有发言权的。”

“实在受不了你们。”张欣忆端着餐盘准备离开时,才转身对秦喻说道:“秦喻,刚刚常老师在操场没找到你,让你去她办公室一趟。”

“常老师?哦,我知道了。”秦喻并没有跟露出疑惑表情的王静怡解释什么,吃完早饭后,就独自前往常丽老师的办公室。

混在娱乐圈之老炮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